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可信时间戳:司法认可的“电子公证员”

62.jpg 

  提起打著作权官司,不少权利人有一肚子苦水,因为传统的维权手段单一且成本太高,仅作品的确权和取证两项,权利人就得花费不少费用和时间成本,而且还要往版权登记机构和公证处跑上几趟才能拿到作品属于自己的登记证书和公证书。在高额的维权成本以及“赢了官司赔了钱”的诉讼结果面前,权利人只能无奈地叹息。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权利人盼望着用一种快捷、便利、有效且成本低的手段来证明自己作品的权属。如今,权利人的梦想已照进现实,一种名为“可信时间戳”的电子数据证明方式已经广泛应用在新闻出版、图片设计、影音等知识产权领域。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截至2017年12月,全国已经有20个省市的150多个法院有采信可信时间戳作为证据的生效判决。这说明,可信时间戳知识产权保护已经得到我国司法认可。

  那么,可信时间戳是用何种新技术手段来扮演“电子公证员”角色的呢?《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第七届中国国际版权博览会期间,见到了前来领取2018年“中国版权金奖”保护奖的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昌利,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可信时间戳是如何运用电子数据来充当权利人维权的权利卫士的。

  “秒”间电子认证,成本只需10元

  “创造性地运用可信时间戳为广大权利人提供作品的确权和维权取证服务,已经为电商平台、新闻出版、图片设计、影音、摄影、工业设计、软件代码等多领域近5亿作品提供了版权保护,以快捷、有效、方便的手段,解决了权利人维权成本高、举证复杂的问题。可信时间戳服务在司法领域已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先后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评选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年度十大典型案例,为我国版权保护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这是国家版权局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为获得2018年“中国版权金奖”保护奖的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所作的评语。

  “可信时间戳服务自2006年就开始应用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等多个领域。对于权利人确权、维权取证最大的优势在于便捷且有效,因为其可以做到‘秒’间认证、即时发证,而且被司法认可,每个电子数据认证只需10元的成本,这无疑可以大大降低权利人的维权成本。”张昌利说。

  张昌利还向记者介绍了可信时间戳的“来历”——可信时间戳是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所属的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签发的一个电子证书。该服务中心是国家授时中心(中科院下属单位)和联合信任共同创建的我国唯一权威可信时间戳服务机构(TSA),用于证明电子数据(电子文件)在一个时间点是已经存在且内容保持完整、未被更改,解决了电子证据认定过程中对电子数据文件是否被篡改、伪造和产生时间确定性的质疑,其主要应用于知识产权证明、电子证据固化、电子合同、电子单证、电子票据、电子档案等领域的电子证据原始性认证。作为解决可靠电子签名和保障数据电文原件形式的核心基础设施,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签发的可信时间戳不仅为电子平台、新闻出版等多个领域数亿作品提供了版权保护,同时还广泛应用在司法、行政执法、知识产权保护、档案、金融、证券保险、电子商务、医疗卫生、电信等各领域。

  那么,权利人如何通过可信时间戳进行确权认证?操作起来是否有难度?张昌利十分肯定地回答:“权利人操作起来是十分简捷的。”

  事实上,为解决日益猖獗的网络侵权盗版问题,联合信任公司设计了一套以可信时间戳为保障的互联网取证方式,经过培训的机构和个人通过规范性的操作程序,就可以对各类涉案的电子证据进行取证并申请可信时间戳认证,用于证明电子证据未经篡改和编辑伪造等,使证据具有客观真实性、合法性、完整性等特点,与涉案事实形成完整证据链条,强化了证据的证明效力,减少事实争议和取证费用,可有效防止证据灭失和被篡改。

  张昌利还就具体操作步骤进行了解释。在确权方面,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通过对外开放API接口、网页、应用程序、手机客户端等各种方式随时随地对电子数据文件进行可信时间戳认证,各类应用系统只要按照标准操作步骤即可接入TSA并获取服务。一旦作品产生,权利人就可以随时向TSA申请可信时间戳认证,由TSA证明作品的申请认证时间(when)、内容(what)及申请人(who)(3W信息)。在维权取证方面,权利人可使用可信时间戳固化侵权证据,客观真实地还原事实,防止证据灭失与被篡改。其主要取证方式有3种:一是通过手机移动取证——“权利卫士”APP;二是通过网页取证——联合信任电子证据取证固化系统;三是手动取证——可按照《电子数据取证及固化保全操作指引》操作。按照这些步骤操作,权利人在获取可信时间戳过程中则无需上传电子数据内容,这有效避免了因上传证据带来的信息和秘密泄露的风险,真正实现了“零知识证明”的电子证据固化保全黑科技,既安全,又达到了保密的目的。

  张昌利还向记者特别介绍了可信时间戳在移动方面的应用。随着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他们开发了移动取证APP“权利卫士”,即权利人可为手机产生的手机录音、拍照、手机录像等电子证据即时向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申请可信时间戳认证。经可信时间戳认证后的电子数据完全符合《电子签名法》中关于数据电文原件形式的要求,也解决了手机产生的电子数据易被无痕篡改、证据效力不足的问题。该系统只上传Hash值到时间戳中心,不上传任何文件内容到服务器端,有效保护用户珍贵的隐私信息,可以广泛应用在司法取证、行政执法取证、民事纠纷取证等领域。

  据记者了解,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目前为权利人已经做到了“四位一体”的服务:确权—监测—取证—维权。电子平台如视觉中国、百度、腾讯、江苏版权贸易基地,以及部分新闻媒体如《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新华日报》等都与该服务中心达成了合作。

  张昌利说:“为了进一步节约成本,权利人可以单独申请每个电子数据认证,若有更大量的使用需求,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还可提供多种套餐模式,包括包年、包月、批量购买等方式。”

  最高法已认可,广泛被法院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不久前印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并自9月7日起施行。《规定》共23条,规定了互联网法院的管辖范围、上诉机制和诉讼平台建设要求,明确了身份认证、立案、应诉、举证、庭审、送达、签名、归档等在线诉讼规则,对于实现“网上纠纷网上审理”,规范互联网法院诉讼活动,保护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合法权益,推动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具有重要意义。《规定》主要包括四方面内容,其中关于电子证据问题明确规定:“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这充分说明,可信时间戳已经作为一种法院采信的电子证据形式,在诉讼中作为有效的证据使用。

  司法界普遍认为,可信时间戳证据较之以往的公证证据,具有成本低、效率高等先天优势。法院对可信时间戳证据效力的确认,也间接地为当事人举证提供了便利。据张昌利介绍,目前权利人运用可信时间戳进行维权取证的比较多,特别是在图像、影视、短视频领域,但进行确权的还相对较少,这说明权利人版权保护的主动性还有所欠缺。为此,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将加大推广力度,特别是从部分高校入手,让大学生们在校期间免费使用,以提高他们的版权保护意识。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尚烨)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