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参考》 >> 前沿观察  >> 正文

“互联网+”助力教育出版发展

浏览 :

  编辑资源,是出版社的重要战略资源和关键竞争力。编辑是创造内容的核心力量,我们要坚守内容主义的出版观,就应当坚守自己的内容品位,精忠于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尤其是教育出版和专业出版。

  教育与出版应该是“教育 + 互联网”,而非“互联网 + 教育”,或者说主要是“内容+ 互联网”。教育出版市场受众的反应会影响我们编辑的思维、选择和价值取向,甚至影响我们书稿的修订或者重新再编写一本书,但在这本书的编辑出版时,仍然是“内容+ 互联网”。因为,关于教育和出版,陆费逵先生曾说“我们希望社会进步,不能不希望教育进步,我们希望教育进步,不能不希望书业进步,书业虽然是一个较小的行业,但是与社会的关系比起其他行业大得多”,与社会的关系,乃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价值所在。

  教材出版对于我们出版业是身家性命。教材是教育的核心,应该大行其道,做得更好才对,不然社会怎么进步,书业怎么进步!通过教材,使得知识得到传播,国民精神得到振奋,国民素质得到提高,这是对国民、对社会非常有益的一件大事情,只能越做越大才对,而不能像某些说法那样,认为教育出版收入占比太多而惭愧。说到底,教育出版反映国民受教育的规模和深度,从这个意义来看,教育出版做大并没有什么不好。

  有人说,出版走下去不容易,因为被互联网冲击得很厉害。但教育出版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把书做好,让它传承下去,更好地传播开来。做出版,公益是第一位的,社会效益是第一位的,有利于世道人心是第一位的,有利于学科发展是第一位的,这些之后才是经济上要有相应的保证。教育事业和出版事业天然连在一起,出版是可以产业化的,但是出版一旦碰到教育就不能产业化,就必须把公益排在前面,因此应该是“出版+ 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 出版”。

  互联网时代给出版业提出了很多具体的问题。开放式网络学习方式,学分互认带来了开放式学习,网络上的好教材大家都会用。这是教育的一次变化,同时也是对高等教育的促进,是“互联网+”时代的教育变革。现在高等教育大中专教材的编辑出版或者编写、编辑出版还存在着不少问题。例如,大学不是基础国民教育,而是一个专业教育,专业教育应该有个人的见解,学生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可是现在的大学还是置学生的选择于不顾;专著式教材在发达国家是通常使用的,可我们使用的仍是应试式教材,这样虽然便于老师出题和学生做答,但整个思维并没有展开,理解没有深入,学科教育没有完成。此外,部分作者利用教材立项圈钱,拼凑内容,教材质量弱化是可想而知的。再有,出版社只求发行量,没有替大中专学生好好把关,这也是令人十分失望的事情。无论是“互联网+”时代或者不是互联网时代,上述问题都是存在的,只是“互联网+”时代对这些问题有更多的暴露MOOC 这样的课程改革也许能对教材质量的提升有所推动。总之,互联网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很多推动,也应当会给教育教材的改变带来推动。这就是我们欢迎“互联网+”的主要理由。

  (作者系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院长)

[查看/评论] [关闭窗口]
热点聚焦
2016数字出版工作交流会
首届期刊融合发展高峰论坛
2015网站创新年会
第九届期刊创新年会
首届国际数字出版大会
首届数字出版大会
2013上海书展
第5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
第23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
第八届中国传媒年会
专题集锦
研究院成立30周年
新疆文库
第十届中国传媒年会
读书活动推荐书目
回眸2014
媒体融合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
少儿读物莫成“毒物”
研究院权威报告
中国梦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出版网  京ICP备0506476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60014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 010-58565788
主管单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路 97号  邮编:100073 电话:010-5225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