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关于科研所 地理位置
 新  闻: 头条 要闻 政府资讯 华文出版 国际出版 数字出版 集团频道 传媒频道 版权频道 科研频道
 资讯库: 书业资讯 出版统计 出版人物 出版法规 出版名录 出版标准 出版知识 专业考试 畅销排行
 社  区: 热点聚焦 专题集锦 社区首页 博客专区 论坛专区 视频专区 网上调查 在线直播 嘉宾访谈
  首页 >> 出版观察  >> 正文

谷歌的文化资产数字化带来的危险

 

今天,全球共有29座大图书馆委托美国网络搜索公司谷歌(Google)将其全部或部分收藏数字化。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康乃尔等美国名校的图书馆固然如此,欧洲的牛津(英国)、马德里(西班牙)、冈城(比利时)和洛桑(瑞士)亦未后人。

 

最新加入的是法国里昂大学图书馆,该馆的50万本收藏将通过谷歌上线,开放查阅。

 

照理,这是一个充分利用数字革命而将知识全面民主化的好消息,但如此一来,谷歌有一天不就成了图书的最大收藏机构?能够任凭这家以商业利益为上的公司介入国家的文化资产管理吗?喜欢辩论的法国人又开始争得面红耳赤,其中也确实有一些影响深远的重大问题值得三思。

 

这首先是个政治和文化象征意义的辩论。法国国立图书馆(BNF)前任馆长壤内奈坚决反对和谷歌签约,现任馆长哈訢的态度完全相反,开始和谷歌谈判。法国总理菲永,文化部长弗雷迪克·密特朗也觉得不妨顺应潮流,既不必将图书数字化“妖魔化”,也不要太过于“天真”。

 

法兰西研究院教授、历史学家夏狄耶认为,各方观点若太过同质化,难免“混淆可信度或正确性的等级”,何况以后世世代代将越来越被大量数字化的世界“俘获”,有必要在此时做一番解析辩白。

 

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亲侄儿,弗雷迪克·密特朗说,法国文化资产数字化肩负了历史责任,只能由专家来做。数字化从文化的保存和发扬光大到全民共享,应将各个领域包括在内,法国也确实在这么做。国家视听管理局已将其很大一部分珍贵的声音和影像资料转为数字;大部分博物馆,以罗浮宫和奥赛美术馆为首,也让网民可以作全方位虚拟图像浏览。文化部今天的目标是将这些全部(由谷歌)整合,一个点击便能进入数以百万计的影画和文字资料:将众多溪流汇集成一条大河。

 

这样一扇方便大门的好处很明显:内容的丰富必定使之成为国际大搜索引擎的必经之路。再者,数字化了的文化资产可借用各种网络渠道——博客、社区网站、自由论坛……而使得法国的文化面貌更平易近人。

 

法国于50年前成立文化部,而且被视为高预算、大部会的国家,弗雷迪克·密特朗说:“我们一直非常注意文化的多元性,始终相信吸收外来文化,促使文化互动,只有这样才能让本身文化更形丰富。”

 

在问题的另一个界面上,国家视听管理局总裁艾曼纽·霍克则指出,从图画和文字发明以来,我们将记忆、意见、梦想,甚至经济活动,都记录在不断更新的载体上,羊皮纸、麻布、书本、电影底片、唱片、录影带……此为“类比推理”(analogical)世界。现在这些过去的思想累积都必须数字化,以免遭到摧毁,落于遗忘。也就是说,“我们要穿越数字化的红海,达到上帝所赐的福地”,但是,红海的彼岸有什么?“一个已然组成的数字世界”,“许多世纪来建构的经济或文化资产好像在一个新宗教(即刻查询)的名义下给替代了”。

 

谷歌建议将我们的文化资产数字化,看来好心好意。但仔细一想,有点像浮士德和魔鬼签约:用数字化交换长生不老,而将文化遗产的命运交到谷歌手中。

 

艾曼纽·霍克指出,谷歌不是一个从事人道工作的非政府组织,这是一家上市的私人公司,它首先考虑的是股东的商业利益。因此和谷歌签约,不是单纯的技术承包,而是换掉进入文化遗产的密码。首先让人担忧的是,谷歌回答搜寻的轻重缓急有它自己的等级划分。这家网络搜索公司掌握了全球67%的市场,而它对复杂的知识分类方式严格保密,我们的所知非常有限。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回答咨询的重要性是依点击的多寡而定,换言之,查阅频率高的排在前面,被查阅得越多就越重要。

 

然而,就知识本身来看,并非多数便有理,这是一定的。谷歌的成功在于回答快速,而不在于答案的品质!

 

第二个大问题出在经济上。谷歌逐渐变成了市场独占的托拉斯,它将其搜索引擎作为图书资料搜索工具之后,便成为一个内容的储存库,如同买下YouTube影像平台,或推出谷歌书籍虚拟图书馆一样。通过谷歌查询,多半便会被导向谷歌的网站!

 

这样一来,谷歌公司将问题和答案一手抓。2008年中间,该公司的广告营业额高达210亿美元,占了全球网上广告的半数!如今涉及的是人类文化和知识资产的一大部分,便非同小可了。谷歌其实从并不属于它的内容中汲取庞大利益,法国视听管理局总裁说,想来便脊背发凉。

 

谷歌提供的免费查阅,直接摧毁了内容提供者所创造的价值,不论是作者、出版人或生产商。从这个观点来看,将公共文化资产数字化和谷歌其他的经济模式并无不同。

 

华尔街日报社长罗伯·汤姆逊也说:“谷歌碰到什么,什么就贬值。”事实上,谷歌从资料免费查阅中赚取天文数字的广告费,而它既对过去的内容不负担保存费,对今天新加入的资料也不支付任何生产费。这个企业将数个世纪的实质资产一举网罗在数字世界中,照理应该将获得的经济效益还给人。因为今后若无法维持一个活络文化的经济条件,便无法为后代继续储存资产了。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王扬)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点
·
·
·
·
·
·
·
  图片
小书屋,大舞台
第63届法兰克福书展开展
“第六届两岸杰出青年出版专业人才研讨...
开启中国出版物国际网络销售之门
  聚焦
  专题
  视频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出版网  京ICP备05064761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 010-58565788
主管单位:新闻出版总署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路 97号  邮编:100073 电话:010-5225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