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重点实验室发力出版深度融合

  2014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对新形势下如何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2015年4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创新内容生产和服务、加强重点平台建设、扩展内容传播渠道等六项重点任务。2016年5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开展出版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申报工作,同年12月,公布全国20家出版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依托单位和共建单位名单。

  近一段时间,中国出版集团、安徽出版集团、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辽宁出版集团、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人民教育出版社等十多家出版融合发展重点实验室密集挂牌,产、学、研、用强强联合,持续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

  加强创新性研究 为融合发展提供智力支撑

  出版机构紧盯技术前沿和出版发展趋势,加强创新性研究,着眼于应用研究,创新技术、产品、业态和产业发展模式,为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提供智力支撑、技术保障和示范经验,促进出版业转型升级。

  重点实验室做什么?华东师大社实验室围绕自身教育出版的特点,在“发布端融合”+“用户端精准”的基础上,打造一套“教育出版云平台”。据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董事长、社长,实验室主任王焰介绍,“华东师大社实验室的研究方向可以用‘一套工具、一种应用、一个平台’来概括,即面向移动互联网,研发跨平台跨终端且可视化设计的交互式数字媒体平台化工具;基于云计算技术,构建基于纸质图书与新媒体融合发展的‘教育出版云平台’;基于数据分析和智能技术,针对学生的个性化和自适应学习,探索并研究面向教育出版的新型服务模式。”

  据辽宁出版集团总经理助理、实验室主任赵毅介绍,(辽宁)实验室建设重点任务集中在三方面,一是开展内容协同生产、基于云计算的“采编、审校、印刷、发行”规范化集群化、面向全媒体的网格化发行、内容呈现与交互及内容可视化等技术研究,构建“互联网+”出版平台;二是进行出版传播新媒体大数据研究,绿色出版物评价研究;三是开展多活性移动代理智能模板块等核心技术研发应用,创新形成“互联网+”差异化信息出版服务新模式。

  凤凰集团融合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南京大学出版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志强表示,该实验室着眼于开展智能出版、智慧印刷、数字化发行等业务的研究,推动组织结构、传播体系和管理机制一体化发展;基于云计算的教育出版、基于大数据的大众出版的数字化升级研究,创新和应用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以及出版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人才队伍共享融通研究,创新形成以资本为纽带加快出版集团融合发展的模式。

  产学研强强联合 充分调动各方优势

  重点实验室怎么做?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的名单来看,实验室依托单位、共建单位涉及产、学、研各个方面,既有国内综合实力雄厚的主要出版集团、发行集团、单体社,又有专注于出版学术研究的高等院校,还有优势突出的技术公司和科研院所。实验室建设采取“走出去”和“请进来”相结合的方式,促进科教融合、校企联合,对出版融合问题进行探索研究,培养复合型出版人才。

  各家实验室建设将产业性与前瞻性相结合,出版集团完整的出版、发行、印刷产业链为科研成果提供了落地的可能,共建单位的学术水平为融合研究提供了保证。张志强表示,“南京大学将从人、财、物、技术等多方面全力支持凤凰集团实验室的发展,实验室还将在南京大学设立分部。一方面,这些研究成果将用到凤凰出版集团的实践中,指导集团的未来发展;另一方面,这些成果也将服务于南京大学的双一流学科建设,进一步提升南京大学出版学科在全国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华东师大社作为依托单位,在获批之初就成立了重点实验室领导小组,信息中心、数字出版部、音像社等各部门组建了重点实验室工作小组,一起负责重点实验室的建设。王焰谈到,“华东师大社先期已投入500余万元建设科研专用实验室,包含办公区域、录播教室、微视频制作室、展示厅等各级功能,建筑面积达1000余平方米。”

  据赵毅介绍,“(辽宁)实验室三家依托单位已经形成了由辽宁出版集团牵头,分工明确、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联合架构。辽宁出版集团和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利用其内容、作者、渠道等资源优势,东软集团利用其技术优势与项目经验,在实验室的建设过程中共同构建面向多领域的出版内容全流程数字化平台。”

  产业链全方位参与 出版融合发展成果初现

  成立实验室的目的是为出版行业培养一批人才、攻关一批技术、建立创新平台。自2014年中央深改组提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近三年来出版机构在出版融合领域加强探索,改造ERP系统现有流程,在新闻出版数字化、数字教育、数字发行、智慧印刷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可观的成果。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近年来先后建成了易阅通、译云、中国大百科全书数据库、精品工具书在线、中华经典古籍库等重大数字化项目。集团实验室目前正在建设的综合运营平台将聚集中国出版集团200余种各类产品,这些产品涉及阅读服务、数字教育、专业服务、知识服务等多种类型产品,进行联合运营,从内容到渠道、从点到面,几乎涵盖出版业的全产业链,覆盖国内外两个市场。

  今年7月,时代出版实验室揭牌时一并举行了“出版融合发展创新成果展”,展示了时代新媒体出版社“时代e博智慧校园”系列产品、安徽教育出版社新型交互教辅运营服务平台——“e起扫”APP客户端、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打造的“优乐互动”系列品牌语音图书、安徽时代漫游公司的“豚宝宝”互动教学软件等数字化产品等,还对教学应用系统、时代资源库、智慧课堂等做重点介绍。相关负责人介绍,依托实验室建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已研发专利、软件著作权100余项,牵头和参与制定国家标准4项、行业标准2项、地方标准1项、企业标准7项、技术创新奖项14项。

  辽宁实验室在信息化建设、数字化转型、标准体系建设、资源运营集约和组织人才管理上取得了系列进展。据了解,(辽宁)实验室建设了协同办公系统,集中管控系统,各业态ERP系统和数字转型各类支撑服务系统,解决制约出版主业发展的供应链问题;打造20余个知识库,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对数据进行应用层面的分析,引导数据化管理、数据化运营等。

  张志强透露,凤凰集团实验室目前正调动各出版、发行、印刷单位共同参与下一阶段任务:进一步整合原有零散产品,研发基于PC和移动端的数字教材体系及相关数据收集与分析等系统,加强大数据采集与分析,研究教育内容服务新模式。“这些项目原来都有基础,也有一定的市场,但还缺少一些高端、核心技术及教育理念的支撑。所以,实验室主要是围绕这些项目进行一些高端技术和教育服务模式的研究,以探索教育出版数字化的路子。”

  融合发展实验室的建设对于促进出版企业转型升级,提升行业科技成果的应用水平不言而喻。但也有业内人士提醒,媒体融合、出版融合本身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一直以来“融合之难”从不在于条件,而在于观念。在大形势的推动下,媒体和出版企业从最初的“内容至上”走到如今的不得不互融共进,某种程度上仍然缺乏必要的主动性和姿态。这样的融合一方面很容易落入极端技术至上的“陷阱”,另一方面也有可能“风声大雨点小”,最终流于形式。政策推动只是第一步,实验室的后续建设要真正拿出相配套的制度、企业文化及其他软硬件设施等,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尚烨)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