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出版搭车“共享”热闹容易盈利难

  Uber、Vashare、Airbnb、AAwork,这些越来越为消费者所熟知的名词背后,都有着相同的本质——共享经济。自2013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对“共享经济”概念进行详细介绍后,“共享”已成为中外津津乐道的热词之一。

  伴随着受众市场细分、数字出版冲击、电商折扣挤压,如今的出版业也正尝试着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搭上“共享”这辆快车。

  最近一段时间,科学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新蕾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等相继携手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平台,推广“绿色出行+阅读”理念,读者购买指定图书甚至只需关注公众号、扫码后即可领取免费骑行卡。吸引眼球的背后,是近两年出版业借着共享经济东风,在共享图书馆、共享书店等方面动作频频,试图为业界注入新生机。图书共享平台、共享书店如何进行运营,是否已形成固定盈利模式?传统出版社与共享单车的合作当真互惠互利还是赶潮流?国外的共享出版模式能带来哪些启示?

  共享经济等同于跨界合作?

  今年7月,全国首家共享书店落户安徽合肥三孝口书店,读者下载“智慧书房”APP,注册并缴纳99元押金,在书店扫码后即可免费将书带回家。此前的2016年1月,浙江省杭州市图书馆与新华书店联合推出“悦读服务”APP,读者凭借身份证、市民卡或杭图借阅证,用APP扫描图书二维码,即可在新华书店借阅杭图未藏的新书,借阅费用由杭图承担。

  今年9月,新蕾出版社携手亚马逊中国、ofo小黄车以及实体书店等,开展了一系列线上线下联动营销活动,为开学季图书销售宣传造势。科学出版社等则打出“科学出版社为你买单,免费畅骑90天“的宣传语,无需购书就能获赠骑行卡。机械工业出版社为了吸人气、攒人品、求关注、拉好感,与ofo推出联名定制书签,扫二维码即赠送3张免费月卡。一时间,出版社与共享单车迅速进入“热恋期”。

  类似活动以购书赠共享单车骑行卡为主线,整合各自资源,实现多方共赢。以新蕾社为例,线上与亚马逊中国、当当网、博库网、天猫等电商合作,通过首页导购、短信提醒、公号推送等方式引起读者注意,如在亚马逊中国首页打出“童书满200元减50元,购书即送ofo免费骑行卡”的醒目标语。同时,借助自媒体社群营销,扩大宣传推广。

  线下,新蕾社与全国数百家实体书店合作,“买指定图书即可获得价值20元ofo骑行月卡”,借助实体书店平台海报展示、微博微信推送等形式,发送ofo骑行实体月卡,读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即能领取。据新蕾出版社网络营销中心区域主管郭龙介绍,“当月出版社图书销量得到明显提升,活动结束第一次导出数据时,当天就有6000多条购买记录。20余天的时间出版社通过各种渠道帮助ofo发放了10万张骑行卡。盈利模式并不是一定要变现,但要看到长时间的影响。”

  看似火热的新概念、新玩法,是否为出版人带来了新思路?

  机工社从9月初与ofo合作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发放4.5万张骑行卡,公众号粉丝增长了3000余人。机械工业出版社网络营销经理成佳蓉认为,“共享经济于出版业而言还属于新生事物,目前传统出版社可以借此推广品牌,但并没到盈利阶段,共享经济的风口也还未来临。机工社此次并没有特定的销售指标,就是想给读者一个回馈。阅读本身就是共享状态,机工社也是以相对年轻、积极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

  但某专业出版社营销人员表示,“这些年部分敢玩、会玩、能玩的出版机构一直想要迈开步子走新路,摸索更多方式,找寻新的销售点。但如今所谓的涉足共享经济领域,很大程度上其实就是个赶时髦的说法,变着法子把跨界合作说得更潮了。想把书卖出去,还得要把它变成读者的生活方式,或者融入其中。前几年就已经有很多家少儿出版机构与餐饮、酒店、音乐界等展开合作,现在的形式谈不上新鲜。”

  另有其他出版社相关负责人委婉表示,双方的合作方式“技术含量”并不高。共享单车市场竞争激烈,需要借出版社引流客户,出版社也希望以低成本扩大宣传,吸引读者关注。双方在合作过程中置换资源,各取所需,可以说是一拍即合。至于营销效果尚待观察。

  共享图书平台缺乏个性化服务

  与杭图“悦读服务”APP类似,微信公众号“借书人”于2016年3月开始运营服务,读者缴纳图书定价等值押金,支付快递费、包装费后,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借阅图书。上线一年,公众号用户超过两万,并于今年11月中旬推出APP。支付宝也从今年6月起,在上海、苏州、杭州、合肥、宁波等城市试点线上“信用借书”,通过线上下单、快递服务、自助柜或现场还书等流程,实现图书同城借阅。经过一年多的运营,共享图书平台有没有形成固定的盈利模式?对于出版社、书店、图书馆、读者来说,共享的多赢效果是否已经显现?

  据“借书人”创始人陈东赞介绍,该平台目前尚未盈利,现在需要做的是提升用户体验,扩大用户规模,变现则指日可待。

  另一方面,业内人士多表示,共享图书平台至今仍然看不到盈利点,至今其体现出的社会效益远远大于经济效益。包括杭州图书馆的“悦读”、三孝口书店的“智慧书房”、支付宝借书、“借书人”等等,确实是完善服务的一种新尝试,但这种平台想要盈利,必须要有个性化定制服务,要在某一点上能够吸引用户。现在来看,还没有一个平台能做到。

  “借书人”北京用户、中国传媒大学学生陈颖表示,“一般图书在校图书馆或北京市图书馆都能找到,现在网购也非常方便,去实体书店阅读氛围也很好,但当时就是被‘共享’的概念戳中,想尝个鲜。从缴纳押金开始就觉得有些不划算,借了《追风筝的人》和《摆渡人》,两本图书原价65元,加上服务费8.95元,押金一共交了73.95元,还书时还有运费。虽然还书后会返还押金,但从时间成本和心理成本来说,都觉得不划算。”

  共享模式场景能催生多少玩法

  美国《出版商周刊》(Publishers Weekly)2015年11月刊发《当共享经济遇上出版业》(When the Sharing Economy Comes to Publishing)一文,对“众包叙述故事,社区决定创作”的共享出版模式场景进行了详细描述。

  共享经济时代,读者需求导向愈发明显。在共享出版模式下,读者和作者合作,甚至互换身份,多位作者共同参与一个故事的创作,最终出版哪个版本的决定权则掌握在读者手中。共享创作的作品内容在投入市场前就已经接受了读者的检验,如此一来大大降低了销售风险。畅销书、同名电影《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 Grey)就是以“暮光”系列为蓝本的自出版小说,作者在写作过程中根据读者的意见决定故事走向,最终完成创作。共享出版作为新兴出版模式,不失为出版业的另一种选择和考虑。

  在成佳蓉看来,随着共享经济兴起,出版业还有更多新玩法,机械工业出版社也在不断摸索新方式,“我们和北京35家独立咖啡厅建立了合作,设立机工社专门展区,还在西西弗、言几又做读书角、读书沙龙,进行阅读分享,也和共青团、人民日报等加强合作,致力于志愿活动,携手百余家读书会,为读者创造新的阅读体验。相信未来的前景会越来越好。”

  “共享热”是否能持续下去,在郭龙看来,在于能否精准对应平台定制产品。“此次和ofo的合作还是达到了预期效果,未来新蕾社会继续发力共享经济领域,通过匹配资源,找到双方契合点,针对不同的群体做出更加具体的细分产品。”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尚烨)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