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编辑手记:十年磨一剑,一位老人的诗和远方

  春节过完来社里上班不久,接到几张薄薄的打印纸和一本装订成册的红本子。不得不承认我是半个文盲,红本子上的字,我仅仅认识两个——唐诗    

  一个电话,一个梦想     

  与宋明哲老先生第一次通话,我忘了是多长时间了,似乎很短又似乎很长。通话完后,我脑海中记住的只有:这本书是我花了十余年时间编成的。

  在电话中,宋明哲用激动但徐缓地语气向我娓娓诉说他的一个梦想——编写中国第一部大型分类近体唐诗精品集。    

  宋明哲原是洞庭湖畔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总工程师,手握着足够快慰余生的牛奶和面包。退休后的他,生活与养花、种草、散步、打麻将、用脚丈量世界这些事似乎不大搭界。   

  也许是一次冲动、也许是一次追求,他走进了岳阳老年大学学习中华古诗词。如苹果无意间砸中牛顿脑袋一般,喜欢按格律写诗的他,脑海中无意间冒出了一个念头:自己动手编一本大型分类近体唐诗精品集。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孕育了无以数计的、可歌可唱的古诗词(歌词——诗词均可吟可唱),收集诗词类作品编撰而成的书籍也不计其数(影响最大的可能是闻一多口中史上最烂的书之一的《全唐诗》),但是却没有一本真正分类编排的近体唐诗精品集。虽然在清代,曾有五六个人,编了几本近体诗钞或读本之类的书,但如今已很难找到,宋明哲花了好几年时间,通过多方渠道,终于找到了一本盖有“哈佛燕京图书馆珍藏”字样的印章的清代沈棠锦编篆的《唐人近体诗钞》,但书中仅收录六百首近体唐诗,并且没有分类。   

  为了这一念头,他消磨了十余年的岁月。   

  近体诗,这是什么东西???一大串问号在我脑海中产生……    

  原来就是风靡海内外一千多年的格律诗。    

  《全唐诗》总计收录五万余首唐诗,符合格律的五七言近体诗不过一万多首(宋明哲原本打算将这一万余首全部收入书中,原定书名为《万首近体唐诗类苑》,但被一个朋友说最好不要超过万首,我个人觉得原本删去书名的“万首”二字便可解决问题的事,却硬生生删去了近千首精心选出的唐诗,实在是一个非常荒缪之建议,一件非常遗憾之事,足以让人为之捶胸顿足),著名如孟浩然的《春晓》、李白的《静夜思》、杜甫的《望岳》都不是近体诗。如今的诗词界,很多人喜欢按照格律写诗,但没有一本收录全部格律唐诗的书籍作为参考物,不免给写诗之人带来很大的麻烦。   

  刀刻斧凿的文字之旅   

  从事了7年编辑工作的我,对于文字工作者的苦和累,可以说是颇有感触。特别是当5月份的某一天,一位曾经我在逐浪工作时,认识的网文作者时隔多年联系我,向我诉说她现在依然如当年一般坚持网文创作,并看到她为了码字而日夜奋斗时(甚至为了赶字数而一天睡几个小时,“熊猫眼”清晰可见),我常常想,好的文字真是血与泪铸就而成的。 

  身在21世纪的我,无法揣摩古代那些人没有电脑是如何将书给排版、印刷出来的。生于20世纪40年代的宋明哲,同样不会使用电脑。 

  为了脑海中一个念头,他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寻梦之旅。   

  “在我家里,草稿纸有将近两米高了。”这是宋明哲对我说的原话。 

  从《万首唐人绝句》《全唐诗》中选近体诗,对于工科出身的他来说,确实是无比艰难的工作。   

  前后总计选了三万余首唐诗,累走了一大批负责打字和校对的人,请了多位诗词界的专家审定、四位古诗词研究生通读和校对,无数个寒冷的冬夜从温暖的被窝中爬出来摆弄书稿,拖累了一大家子人,耗费十余万元。最终选出了九千一百多首近体唐诗,并将其按内容分为咏物篇、绘景篇、酬唱篇、抒怀篇、缅怀篇、节令篇、送别篇、边塞篇、叙事篇九大类,每类按五七言绝句和律诗收入书中。   

  一切辛劳随风逝    

  8.17,牛郎织女相会的农历七夕佳节,《近体唐诗类苑》正文最终定稿。   

  将手中的书稿打包封存后,回想起这几个月来的一幕幕,我心空如海。 

  拿到这本书稿的全部内容后,从一开始一本也不发行,到发行一千册试试,这是一个曲折的过程。 

  不懂近体诗价值的人,很难认识到这本书的重要性。内文装帧较为上乘,是最终决定这本书试发一千册的原因。 

  实际字数60多万,版面字数91.5万,是宋明哲创造的无形的精神财富。他跟我说过,这本书已经请很多人校对过了,差错应该不多。通读一遍就行了,这是一个朋友的原话。   

  这本书是我花了十余年时间编成的。   

  校对之前,我首先用透明胶粘好破旧不堪(早已被宋明哲翻阅过无数遍)的《万首唐人绝句》,并从赵安民副总编辑那里用小推车借来了十五册精装的《全唐诗》。办公桌、家里的书桌上,都曾留下过它们的身影。 

  头昏、眼花、恶心、脖子痛,这是编校《近体唐诗类苑》带给我的美好回忆。   

  逐字逐句的校对中,书稿中一大堆与《全唐诗》不同的字跳入了我的眼帘。某个艳阳高照的夏日,我拿着厚重的《全唐诗》对照纸稿,一天校对了8首诗。   

  没错,你没看错,我一天校对了九千一百多首诗中的8首,很了不起的成就。 

  “你不用去《全唐诗》找,把其文字与纸稿不对应的诗告诉我,我帮您找。”宋老如此协助我。果不其然,一下子校对速度就快了起来,一天拼死拼活能校对30页(全书928页,定稿后908页)。 

  死无对证,古人诚不欺我 

  十多年的编书经验,造就了宋明哲对《全唐诗》的了如指掌。遇到与纸稿不同的字,我和他通过电话和微信反复沟通。《万首唐人绝句》和《全唐诗》的漏洞逐渐浮出水面,闻一多先生的话也进一步得到了应证。 

  “死无对证。”这是我们俩打磨《近体唐诗类苑》最深的感触。这中间很多很多需要推敲的文字我记不太全了。 

  《相思》王维   

  红豆生南国,秋来发故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咦,不是春来发几枝么,你确定没改错? 

  为了这一问题,我和宋明哲争论了很多次。期间他向一位植物学家请教过,说红豆生在南方,春天发枝,秋天结果,秋天不可能发枝(我个人认为植物在秋天长出几根枝条是完全有可能的,在大自然中我也确实遇到过植物在并非春天时长出新枝条,并且其诗所表达的是劝友人秋天多采撷红豆,故而秋天发故枝似乎更准确)。我在食堂的时候,与几位老师一起探讨,他们说王维有可能是春天看过红豆、秋天又看过,可能春天写好春来发几枝后,秋天再次看到,改成了秋来发故枝;又说作者此诗到底写的是采撷红豆枝条还是红豆呢,采红豆枝条肯定是春来发几枝,采红豆那肯定是秋来发故枝。出版《全唐诗》的中华书局的一位编辑告诉我,秋(又作春)来发故(又作几)枝,是《王摩诘集》的原话。但上海古籍出版社,不!几乎除《全唐诗》与《王摩诘集》以外的所有收录唐诗的相关书籍都用的是“春来发几枝”。直到8.16,我才最终和宋明哲商量,用秋来发故枝,文尾加上注释:又作春来发几枝;秋来发几枝。 

  《望庐山瀑布》李白——《望庐山瀑布水》李白(《全唐诗》原话,而且全唐诗收录了两首,一首是相当长的杂体诗)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杜少府之任蜀州》(一作川)(《全唐诗》原话,宋明哲说这是一首送别诗,不要送字也是对的。但是关于“蜀州”二字,湖南理工大学的一位教授指出,王勃去世后,唐朝才设置蜀州,故而王勃当时写的应该是蜀川,而不是蜀州) 

  不尽长江滚滚来——不尽长江衮衮来(《全唐诗》原话,《辞海》中“滚”与“衮”两字通用) 

  《陪金陵府相中堂夜宴》韦庄:“杨子江头月半斜”一句中的“杨”明显是《全唐诗》的错误,应为“扬”。 

  《颍亭》韩琮:“高情常共白云闲”“早晚相忘寂寞间”,《全唐诗》为“高情常共白云间”“早晚相忘寂寞间”,此为明显错误,大部分书籍为“白云闲”,并且唐诗不可能两句同时压一个韵,故而前面应为“闲”后面为“间”。   

  除了这些我能记全的以外,《万首唐人绝句》与《全唐诗》还有不下两百处不同之处,宋明哲告诉我,《万首唐人绝句》不能全信,《全唐诗》亦是。《万首唐人绝句》大部分为明显错误,而《全唐诗》则明显错误不多,但异体字、繁体字、通假字之间的转换明显漏洞百出。诗人早已逝去,诗中到底哪个字是对的,已经死无对证了,我们只能从当时的环境背景,以及字的演变和诗的意思来进行推论、判断,故而我和宋明哲通过询问相关学者、借用《辞海》以及其他相关书籍,对诗进行了合理修改。   

  择善而从,予以付梓 

  至此,宋明哲花了十余年时间,我花了半年多时间雕刻的《近体唐诗类苑》终于要在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了。 

  中华古诗词浩如烟海,博大精深,但具体到一首诗,一个字,却有很多版本,真的是死无对证。   

  选一个我们觉得看起来合适的(书中很多文字都反复订正过,并借用了一大堆书籍作为参考,绝不是毫无根据地对享誉中外的《全唐诗》中录用的字进行更改)字算了吧,让书付梓吧! 

  十年磨一剑,致敬手握着牛奶和面包去追寻诗和远方的七十多岁老人——宋明哲。 

《近体唐诗类苑》上册

《近体唐诗类苑》下册

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定价:199.80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王扬)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