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3.5亿码洋低幼读物竟是作坊式生产

  

 

  办案人员在现场发现不少已印刷完成、等待装订成册的非法出版物。  湖南省益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 供图

  经过半年多的缜密侦查,湖南益阳“扫黄打非”部门成功侦破“3·12”特大制售非法有害少儿出版物案,打掉一个涉及湖南、江苏、浙江、北京等多地出版、印刷、发行、销售的完整犯罪网络,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6名,现场查缴非法少儿类出版物19个品种、272.5万余册,查封扣押大量生产印刷及装订设备,查实销售至全国各地的非法少儿类出版物3000万余册,涉案码洋3.5亿余元。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人指出,该案是“护苗2018”专项行动中全国查缴少儿类侵权盗版出版物数量最大、种类最多、码洋最高的案件,也是目前全国已查获的通过电商平台销售非法少儿类图书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

  在本案中,办案人员紧抓线索不放,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线上线下深入巡查调查,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发掘犯罪线索、研判作案规律、寻找案件特点,细致开展外围调查、背景调查、关系图谱调查等,从源头到分销商,层层落实证据、夯实证据链条、查清犯罪事实,实现了对非法买卖书号、非法出版印刷、非法网络销售的全环节、全链条打击。

  评论引出大案 八天八夜终有突破

  在采访前,《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看到一张网络书店的评价截图。截图中有两张图片,第一张图片中,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窝在沙发里,左眼角的划痕清晰可见。另一张图片中,一本图书装订胶圈一角高高突起。两张图片的配图文字是孩子家长写的:“这书质量也太差了,看这线圈给孩子眼睛划的!”这位家长或许不知道,正是他的这条评论引出了涉案码洋3.5亿余元的大案。

  今年1月26日,湖南省益阳市文化执法人员网上巡查时发现,益阳市某文化公司注册的网络书店读者评价有些异样。益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二大队副大队长张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家网络书店所销售的《宝宝益智早教翻翻书》《幼儿学前教育天天练描红本》等图书多为低幼少儿读物,销量巨大,差评不少,且大都集中在图书质量上,“有不少买家埋怨这些图书印刷质量不过关,比如文字写着是黄色,结果对应的图片却是橙色”。

  除了这些差评外,益阳市文化执法人员还发现这家网店注册主营为玩具类,结果是“挂着羊头”卖起了图书,这引起了执法人员的警觉。“根据我们之前的经验,这里面往往隐藏着猫腻。”张雷说。为了进一步验证,执法人员在该网店购进了一批图书,并交由权威部门进行鉴定,最终这些图书全部被确认为非法出版物。

  虽然手握证据,但益阳市文化执法人员并没有感受到一丝轻松。“这些店铺注册地点并非办公地点,而且他们还会模糊发货地,给我们的排查工作造成很大的困扰。”张雷介绍,他们经过三天三夜的值守,最终确定了该网络书店的办公和发货区域的大概位置——某个物流交通发达的居民小区内。

  确定了区域之后,接下来就是锁定具体位置了。益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副局长李涛告诉记者,他们首先观察小区里每家每户的窗台,那些缺乏生活气息的人家就成了他们的重点排查对象。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在调查时也颇为谨慎。李涛表示,办案人员有时会扮成认错门的邻居,趁着对方开门的一刹那,用眼睛的余光来判断这家是否是相关的办公地点,“如果一层楼中有多户人家需要勘查,我们会出动多名办案人员,避免引起怀疑”。经过八天八夜的蹲守勘查,办案人员最终确定了这家网络书店的具体位置。

  益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局长阳国文听了张雷和李涛的汇报后,立即将案情上报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非常重视,责成湖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全力配合。同时执法队也联系到益阳市公安局,双方通力合作,进一步推动了此案的侦破。

  多条线索并进 犯罪链条一网打尽

  3月12日,益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联合市公安局对益阳市某文化有限公司的仓库和办公场所进行突击行政执法检查,现场查获非法少儿出版物30.1万余册,码洋人民币211.1万余元。该文化公司法人,也是图书的出版负责人唐某某被拘留。“我们当时都惊呆了,没想到数量如此之多。”益阳市公安局办案民警王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在审讯过程中,唐某某并不认为自己“出版”出售的是违规出版物。他表示自己申请了“竹芝林”商标,并购买了书号,所“出版”的图书都是有自主品牌的正规出版物。然而,根据《出版管理条列》第二十一条规定,出版单位不得向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出售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本单位的名称、书号、刊号或者版号、版面,并不得出租本单位的名称、刊号。办案民警告诉唐某某,私自购买书号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在法律面前,唐某某最终交代了在浙江义乌的印厂位置以及江苏宿迁的分销地点。

  办案人员根据唐某某交代的线索,最终决定3线并进:一路开往浙江义乌调查印厂地址;一路前往宿迁,查找分销渠道;最后一路则前往北京,核查买卖书号的问题。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也时刻关注整个案件的进展,并协调案件所在地的相关部门单位,希望其给予配合支持。在印厂线上,办案人员根据唐某某交代的线索仔细核查,最终确定了印厂的位置。“他交代的地点很模糊,我们通过分析这个位置进出车辆的数量,以及物流发货吞吐量,最终攻克了难题。”王韬说道。

  在调查中,办案人员发现了不少已印刷完成、等待装订成册的非法出版物,拘留了印厂负责人陈某某和负责加工装订的吕某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韬难掩气愤:“他们的印刷完全是作坊式的,油墨质量恶劣,装订手法粗糙,这些出版物的质量可想而知!”

  在宿迁线上,办案人员很快锁定了嫌疑人徐某某兄弟二人。他们经营的文化公司承担分销非法出版物的任务,渠道涵盖了线上与线下。最终,徐某某兄弟二人交代了除与唐某某私下接触外,同时还和陈某有私下接触,通过陈某直接赚取差价,使得该书销量更大。

  而在北京线上,当执法人员联系相关出版单位时,该单位竟然毫不知情。经过内部核查,最终发现,该出版单位工作人员董某欺上瞒下,私自和唐某某接触,在出版单位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唐某某提供书号,“出版”的图书自然没有经过出版单位三审三校审定。

  至此,案情逐渐明晰——唐某某受利益驱使,与董某进行对接。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出版”自有品牌“竹芝林”低幼读物。陈某某负责印刷,吕某某负责装订,而徐某某兄弟二人则是负责分销。根据《出版管理条列》第三十一条规定,从事出版物印刷或者复制业务的单位,应当向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许可,并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后,方可从事出版物的印刷或者复制。因此,执法机关认定,该网络书店所销售的大量出版物在印刷发行环节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品质低劣,被认定为非法出版物。

  侦办过程曲折 溯源除根成果显著

  在益阳市的看守所里,记者见到了犯罪嫌疑人唐某某。现年37岁的唐某某高中学历,在陈某某和相关人员的鼓动下,决定涉足出版。在采访过程中,他一直强调自己是想做大品牌,所以花了很多精力在渠道推广和品牌广告方面。

  相较于唐某某在看守所中有些激动的反应,犯罪嫌疑人陈某某却不同。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审问中,陈某某的浙江方言给审问造成了很大困难。在审问中,陈某某一直强调自己不认字,不懂任何交易内容。但是,当办案人员拿出在他床头搜出的大量发货单时,他又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益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市“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瞿晏平认为,该案中的犯罪嫌疑人大都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为非法出版物披上合法‘外衣’;将仓库窝点设置在偏僻的出租房,网上登记发货地址与实际发货地址通常不一致,并且经常更换物流单位,一旦案发即刻销毁经营台账、遣散操作员工、清理厂内库存……这些加大了执法办案人员调查取证的难度”。

  同时,瞿晏平表示,此次案件是典型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利用网络交易平台跨省市大规模经营,而这也为违法犯罪提供了“温床”,“唐某某在互联网络上同时经营5家店铺,招聘10余家分销商及二级代理商,在线非法销售,流通速度快,数额巨大,给执法办案人员固定证据、查实交易链条造成很大困难”。

  正因为湖南益阳公安、文化执法等办案单位坚持“打源头、打窝点、打链条”,上溯生产源头,下追销售去向,全链条、全环节围剿非法有害少儿类出版物,才使“3·12”案得以彻底侦破。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尚烨)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