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调整资助重点 注重资源配置

  2018年10月,财政部、中宣部、商务部联合印发了《关于申报2019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重大项目方面)的通知》,启动2019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申报工作。与往年相比,此次文产专项资金大幅度减少直接项目补助,重点采用市场化项目运作。重点支持两类项目:一是推动影视产业发展,采取对重点影视项目直接补助方式,项目征集、遴选、评审工作由中宣部牵头负责;二是推动对外贸易发展,采取对文化服务出口后奖励方式,项目征集、遴选、评审工作由商务部牵头负责。这是自2016年文产资金重大改革以来,项目补助的又一重大变化。

  调整资助方式 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财政部中央文化企业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于2017年发布《关于申报2017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通知》,对文化产业专项资金作出了较为客观的评价:“按照国务院要求,财政部2008年设立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专项用于扶持我国文化产业发展,截至目前累计安排242亿元,支持项目4100多个,有力地推动了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

  自2008年国家设立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至今已有10年。但随着各项工作的深入,专项资金管理也遇到一些问题和挑战,主要表现在:仍主要采用传统行政分配模式,没有完全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涉及部门较多、支持领域较广、后续监督管理难度大、财政资金总体使用效益不高等。

  有业内人士表示,文化产业专项资金经过10年发展,有可以反思与调整的地方。因此,2017年主管部门调整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运行机制。财政部率先调整国家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引入市场化运作模式,通过参股基金等方式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与过去几年相比,2019年文产专项资金将重点项目缩减至2项,且采取了事后鼓励的方式。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认为,文化行业积累项目需要时间,这些年文产专项资金已经资助了相当一部分数字出版融合项目,而这些申报成功的项目是否达到预期效果、是否取得了相应收益,都是需要时间进行梳理的。为实现资金的有效配置,国家文化产业相关资金有必要每年或每隔几年对资助方向进行一些调整。

  有业内人士表示,文化产业专项资金虽然也称为专项资金,用于专门的目标——推动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产业发展,但是,这种目标只在定性层面具有明确性,在技术层面,特别是绩效评估方面很难量化,很难对专项资金实际产生的绩效,如对产业增加值等数量指标的实际影响进行评估。因此,从2016年起,财政部将一部分资金投向基金公司,由后者根据投资经验,按照对项目市场前景的专业把控进行评估,有利于更好发挥产业带动作用。

  为配合近年来文产专项资金的市场化运作思路,申报单位需要根据项目情况实施专业合并,调整内部业务功能分工,建立起一整套项目管理和评价体系。安徽出版集团科技信息部主任卫敏向记者介绍,该集团成功申报过如《基于新媒体技术的教辅融合发展出版模式研究与系统开发》(2017)、《时代出版在线——全媒体数字内容出版服务云平台》(2017)、《“时光流影TIMEFACE”文化生活自出版社交平台》(2015)等多项文产专项资金项目。近年来安徽出版集团通过剥离调整、专业合并、独立组建等多种方式,对文化与科技融合类业务的企业进行了重新组合,专门打造了多个功能不同、发展方向有别的责任主体,目前拥有时代新媒体出版社、时光流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时代漫游股份有限公司、安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时代智慧高新投资公司、星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6家出版融合发展企业,各单位依据自身专业分工和优势,申报融合发展项目。

  简化资助重点  企业酌情申报

  2019年文产专项资金(重大项目方面)已经开始申报,但2018年文产专项资金(重大项目方面)只开放了中央本级项目的申报,各地方项目申报尚未启动。文化单位都密切关注着政策的变化。

  据时代新媒体出版社副社长吴雷透露,该社今年没有申报文产专项资金项目,原因在于社内项目不符合2019年申报指南中支持的两个方向——首先,该社是文化出版企业,与资金支持的“影视产业发展”无关。第二,该社不在《2017~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目录》里,也不属于资金支持的“推动对外文化贸易发展的企业”。

  对于文产专项资金的资助方向,据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莫林虎介绍,一般包括4个重点,即数字化、转型升级、融合发展、文化服务“走出去”。比如2017年有包括支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支持特色文化产业发展;促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推动影视产业发展;推动广电网络资源整合和智能化建设;扶持实体书店发展;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推动对外文化贸易发展;支持体育健身休闲产业发展等9项重点项目。“与2017年相比,2018年文产专项资金资助改为只资助两个重点方向,更强调‘简单化’,强调申报单位的主观能动性。”

  魏玉山认为,虽然2019年资金资助方向有所收紧,多数出版单位并没有影视类项目,但是一些大型集团和大型出版社仍有包括影视、动漫等项目类型,因此仍然可以申报。“从与政策衔接来看,如果出版单位进行转型升级的时候还是沿着以文字内容为主的思路设计项目,现在肯定不行,需要放开视野。”目前,国内很多少儿出版社开发了动漫产品,魏玉山表示,出版单位完全可以做影视动漫类项目的申报。

  事实上,在近年来国家融合出版发展重点实验室项目带动下,出版单位已经不再仅仅是出书单位,如中国出版集团、中南传媒、南方传媒、中文在线等机构,依靠版权资源,打造了一些大IP全版权运营项目。目前,出版行业投资发行的IP运作风头正盛。如辽宁出版集团《一带一路重走玄奘路》大型纪录片,新经典IP影视剧《人生》《敦煌》《阴阳师》等。在游戏领域,中文传媒、天舟文化凭借游戏板块的高毛利率取得较好成绩。“出版行业有资源优势,甚至有资金优势。在文产专项资金收紧的当下,完全可以借此机会进行产业延伸,申报项目。”魏玉山坦言。

  2019年资助的另一个重点方向是推动对外贸易发展,采取对文化服务出口后奖励方式。据魏玉山透露,目前出版行业文化“走出去”主要有如下几种类型:一是收购国外文化企业或出版企业,二是在国外直接建立出版企业,三是直接面向海外的重大项目。即资本“走出去”、产品“走出去”、人员“走出去”、项目“走出去”。如山东出版集团打造的文化出口项目“尼山书屋”,目前已经在海外设立36家书屋,以书为媒,配合阅读活动,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

  吴雷表示,政策支持对文化出版企业的项目申报具有很大的导向性。他认为,一个文化产业项目能否获得资金资助,首先需要符合国家文化产业发展战略布局,其次需要一定的申报基础,此外还需要建立资源集聚的创新平台,最后要保证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效统一。以时代新媒体社申报成功的“时代教育在线——电子书包应用服务云平台”项目举例,首先其符合2016年重大项目的主要内容的两大方面——“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以及“推动资源整合和转型升级”。该项目于2013年就开始建设基础教育阶段的数字书刊库、试题试卷源库,在此基础上搭建了“时代教育在线”面向机构的运营框架,形成了项目雏形。在双效层面上,该项目获得了“优秀互联网+创新项目”“教育与出版行业融合创新品牌”等多项荣誉,并且近年来依托安徽省中小学市场,已经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销售收入。

  互联网环境下,文化企业的融合发展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政府支持的地方还很多。不少受访者表示,希望有关部门出台能够鼓励文化出版企业提升自身科技含量和创新能力的政策红利,从而做强做精出版主业。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尚烨)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