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金钱关系》

金钱关系 【英】尼尔·弗格森 中信出版社 2012年4月   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牛津大学研究员尼尔·弗格森认为,在推动世界运转的诸多因素中,政治比经济起着更为关键的作用。弗格森的《金钱关系》一书重新审视经济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在一定意义上颠覆了“经济决定论”。 基督教教义中,富裕是一种罪过,由此就有了富人进入天堂之不易,甚于一头骆驼穿过针眼的说法。陈规旧律并未阻遏人们赚钱的念头,欧洲冲破了中世纪铁幕,借助贸易与殖民建立起了相对其他大洲的霸权。 近代史上,新兴资产阶级积极推动了经济、社会乃至政治的剧烈转变,也积聚起巨额财富。这也再度成为社会矛盾的来源,教会和马克思主义者都在痛斥资本家赤裸裸的自我利益,以及残酷无情的金钱交易。 在种种不满背后,隐藏着经济决定政治、社会、文化,以及人的存在的观点。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过去几十年内,分别由欧美历史学家写就的近现代世界史、欧洲史读本,其观点内核都是“经济决定论”。其后,笃信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学者,尽管对历史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解释,但遵循的逻辑仍是“经济决定论”,他们认为,经济增长促进民主化(经济危机则产生相反的结果)、经济成功保证竞选再次成功(拙劣的经济业绩则导致竞选失败)、经济增长是提升国际地位的关键。 英国最著名的历史学家、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牛津大学研究员尼尔·弗格森通过其所著的多部史论作品,对史学界种种流行的决定论发起了挑战。在《文明》一书中,他挑战了经济学家们有关中国等东方世界,与欧美国家近代史上的衰落与兴起的传统解释,认为参与世界自由贸易体系、充沛的高素质海外移民、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不足以决定国家竞争的成败。另一本《虚拟的历史》则更为犀利的指出,流行的“历史决定论”,不过是中世纪教会打出的“上帝决定论”的又一个翻版,也就是将含糊不清的“自然”和“理性”等词汇,取代了上帝的地位。 尼尔·弗格森的《金钱关系》一书则指向了“经济决定论”,重新审视经济与政治之间的关系。这本书的核心结论是金钱并没有推动世界的运转,而是政治发挥了更为关键的作用。税收机构、中央银行、证券市场、股票交易所等现代经济生活体系,通常被经济学家、金融学者解释为某个经济体市场发育、经企业家或金融家发明创造而涌现出的创新成果,但尼尔·弗格森却通过梳理近代以来的世界史强调指出,政治事件,尤其是战争,才造就了上述机构体系。近代史上,开支、税收、信贷、债务等问题,都直接与当时的欧洲国家“征战国家”特征相关。 他借用行为经济学的观点指出,人的决策行为通常很难符合经济学定义的“经济人”原则;而作为政治性、社会性动物的人,还会以血缘、部落、信仰、国籍、阶级、党派、行业为划分标准,把自己纳入到某个群体中,决定自己的行动,这就让非经济动机很可能全面压倒经济考量——而这也不是经济学家们所称可以忽略不计的“外部冲击”。 大量的历史数据还表明,民主体制下的政策有时会损害经济的发展,而经济危机有时却能促进民主化发展,这无疑也从一个层面证伪了“历史决定论”。 《金钱关系》这本书重新阐释了欧洲国家的功能嬗变。他将中世纪末、近代时期的欧洲诸国称为“征战国家”,论述了战争而非经济发展的需要,是推动近代国家财政体制、税收体制发展的主要动力;还指出,军事开支的不断膨胀成为了财政革新的诱因,代议制民主体制在欧美国家普遍建立之后,有力提升了这些国家的征税能力。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征战国家”转型为“福利国家”,客观上决定着欧美国家已经不能再削减税收或抛弃过往的财政体制。 在尼尔·弗格森看来,建设福利国家,政府选择兴建公共工程等干预型经济政策,甚至有意选择高通货膨胀政策……这些尽管不可避免会带来巨大的财政负担,许多政策或项目注定无法取得较佳的施行效果,但仍然不能不推行,就因为公共政策首先需服从于政治需要。比如,一战后意大利、法国和德国都发生了高通货膨胀,这虽然恶化了工人阶级在内民众的生活水平,但出现通胀的原因正是政府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以促进就业(有工作、高通胀总要比没工作、低通胀更好),由此防止工人阶级再度掀起革命热潮。又如,全民福利制度的设立,是为了消除阶级矛盾、减缓社会冲突等政治需要,尽管因此让欧美国家财政不堪重负,但民主体制下扭转上述制度,可能性几乎为零。同样,如果依据经济发展的需要,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欧美日等国理应开放移民政策,吸收新兴国家移民(不限于少数技术移民),但这些国家却在政治压力下推出了史上最严厉的反移民立法。 如前述,“经济决定论”的几项主要观点中,包括对民主国家竞选政治的规律概括:经济成功保证竞选再次成功,拙劣的经济业绩则导致竞选失败。尼尔·弗格森援引大量实例指出,经济和支持率并不直接相关,更具体说,“经济指标”只是选民考量的一个指标,选民同样会考虑经济繁荣的原因(是执政党之功还是其他原因)、党派预期、阶级、惩罚讨厌的政治家等因素,还会受到竞选政治的严重干扰。书中还质疑了经济全球化推动民主全球化的主流观点,其理由在于,经济增长和政治民主彼此的依赖程度要小于它们对教育、法治、财政稳定等要素的依赖程度。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menglin)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