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关于科研所 地理位置
 新  闻: 头条 要闻 政府资讯 华文出版 国际出版 数字出版 集团频道 传媒频道 版权频道 科研频道
 资讯库: 书业资讯 出版统计 出版人物 出版法规 出版名录 出版标准 出版知识 专业考试 畅销排行
 社  区: 热点聚焦 专题集锦 社区首页 博客专区 论坛专区 视频专区 网上调查 在线直播 嘉宾访谈
  首页 >> 会议活动 >> 第四届中国期刊创新年会 >> 开幕式图片  >> 正文

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 刘建生

 

随着我们单位工作方式方法的调整,我们会越来越少地出现在行业的年度例会上,今天是一个例外。比如今年的高校自然科学学报年会、科技期刊协会、青年编辑学会年会等等,我们都没有参加,尽管期刊改革的个体像山一样压在我们的肩上,但是我们选择了闭门跳舞,关闭了与期刊界交流沟通的窗口,也许这叫闭门思过。能参加今天的会议,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例外,因此也分外珍惜。

 

我拜读了12位发言者的12份打印出来的文稿和PPT,甚至想象没有稿子的发言人会讲什么样的内容。我希望今年我所讲的命题能够被大家所接受,能够引起大家足够的兴趣,能够被大家充分看中,这就是体改的发展问题。

 

期刊的变革是总趋势、发展是硬道理,无论如何,我们的刊社有了各位的努力、不懈的追求和探索。大家都在努力,这也是一种生动和活力。形成期刊应对经济危机所产生的独特风景线。

 

我把几位老总的话题归纳为六个主题词来讲。

 

第一,转企改制(或者省略为转制)。如果说出版社的转制一句话就可以托底,按照中央编委的基本观点:事业单位企业管理,这就已经是地地道道的企业;所谓的转企改制,对你们而言,没有任何本质性的改变。对于期刊社应当怎样讲,也许一句话怕不够,要说两句话、三句话:除了前面已经走向市场化——自负盈亏、自主经营、自主分配、自我发展的企业管理的刊社,可以套用一句话,我们期刊社中的确是有事业单位、事业管理、行政单位、事业管理,也有半事业、半企业的。这里要说三句话:第一句话,原有的经费供应渠道和数额,只能增加不能减少。第二句话,不具备市场主体条件的期刊,例如学术期刊,科技类、专业期刊等等,除非个别特别的要求转企改制做大做强之外,一般不考虑转为企业体制。第三句话,除非自己和主管主办单位特别提出,一般期刊和隶属单位暂时不脱钩。如果要说成一句话,那就是该转的早已转过了,不该转的、不能转的、现下也不具备转的条件的,只能不转。那些不能转的期刊又基本上办不下去的、资不抵债的期刊,当然要寿终正寝。期刊的改制,将采取分类管理的原则,实事求是地处理转与改的问题,不搞一刀切。

 

第二,转企之后自然建立企业制度,实行法人治理结构,使之逐步成为市场主体,这其中不排除用市场和行政的两手进行新的组合,兼并和资源重组,也不排除金融企业运行的下一步——公司化、股份化,或者有条件的做上市公司。这是指一部分企业单位,总是要有一些强势企业成为龙头、成为行业老大老二,成为领头羊。但仍会有一些大量的中小企业按照常规效应在生生灭灭,这将成为市场的常态,不足为奇。没有转企的单位,也要做出相关的改革安排和调整。

 

除了方方面面加大投入之外,自身的活力动力要加强,自身的体制机制要改进,以后一部分成熟的也会进入企业之列,一部分就会成为永远的公立性单位,成为非营利组织。即使以后事业单位的形式不存在,这种由政府投资、不通过市场盈利的形式存在下来的出版单位还会存在。

 

第三,涉及刊社转企之后的税费优惠享受的政策暂不展开。不知道这样的设计符不符合大家的想法。

 

第四,社保问题。文化体制改革的社保概念,讲的是专门应对体制内现有人员,包括以前离退休人员的退休养老保险金的概念。是由国家拿一部分,包括地方拿一部分,企业拿一部分、个人拿一部分,而最后组成的退休之后的基本保证金。它的好处是,当你的企业不行了,破产了,倒闭了,你的社保照样存在。到退休年龄,退休金如月照发,解决了体制内人员的日后问题。

 

目前的体制下,尤其我们出版单位,退休人员的工资全部由企业承担,政府是不负担的。即使企业经营不善,拖欠职工的补贴基金,政府也不会赋予补贴。我们相当一部分单位发不下来工资也是常有的事。只有参加社保的人,在退休之日当天起政府的社保就会立时生效。我们目前的分歧和讨论的焦点是,退休金发放的标准,五年以后、十年以后大家有什么分歧。

 

所谓的企业、事业标准不一样,的确是这样。昨天河南的同事告诉我,他们那儿的公务员退休,退下来是4000,事业退下来是3000,企业退下来是2000,其实没有这么高。北京市在这次退休金调整之前,一般企业为800元,事业退休1600元,当然现在全部都涨到一千多、两千多。标准没有这么高,差距是存在的,而且历史存在。解决这个问题,有关部委和各地政府都想了不少办法,想尽力缩小差距,但短时间内不可能走到一起去,这是事业和企业的差距,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国家和地方一下子还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所以在我们出版行业、文化行业,就有了一个相关的政策,可以设立职工权益保障基金,这是中央体制改革办公室和劳动人事保障部和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共同协商的,只有为我们文化企业尤其是出版产业设立职工权益保障基金,用这个基金把退休后的企事业的差补齐,有条件的还可以多补一些。并且国家人力资源和劳动保障部与北京市还有一个特殊的政策,以员工退休前三年的工资总额为参数,套用一个公式,得出来的就是你的退休金。按这么一个公式运算,只要所在单位退休前三年经营效益比较好,工资可以足额发放的,所得的退休金远远高于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标准。这里边有一个关键因素,企业必须经营的好,经营的不好,工资发不下来,退休金、社保金也是会受到影响的。但是,最基本的社保,还是完全能够保住的,不被企业的倒闭、盛衰所牵连。

 

社保这条路,事业单位、公务员单位以后也是要走的,而且早走比晚走更实惠、更受益。现在我们讨论的,仍然只局限于老人老办法的一批,只局限于人在岗上,五年十年之后,他们退休之后的预期问题。一方面五年十年之后,这方面有一些什么变化,现在还无法完全估计到;另一方面,我们所说的只体现于目前仍在体制内的这一批人,不适用这些年来已经实行招聘制度进来的新人。

 

如果社保制度是这么一种安排,大家感觉如何,能接受吗?改革的目的之一,是使当事人更多地从改革中受益,而不是削弱利益的获取,这不仅仅是大道理,而且是发展的基础,是发展的动力和活力所在。

 

第五,边缘化。最近听到被边缘化的字眼特别多,一位领导调任之后,新单位没有安排他实职,他个人认为被边缘化了。一个单位被自己的行业疏远,也是边缘化。看起来,边缘化是一个很厉害的字眼,大有被沙漠化、被抛弃的感觉。我的定义是,随着高新技术的普及,期刊会不会被边缘化,正像前天的报纸上所讲的一样,图书何时死去,他不会说图书会不会死,而是说死定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的理由是,作者已经不走传统的出版之路,不一定要将作品交给一家图书出版社来出版,而是通过数字技术、直接将内容通过电子阅读器发布,提供下载阅读,并从中获取利益。图书的形式,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完全存在,一种新的出版阅读和盈利模式正在形成,但这种模式和传统出版社无关。

 

谢天谢地,他讲了这么多,还没有判定纸介期刊的事情,在笔下给我们延续了纸介期刊生命的机会。但他的说法并不是说延伸,数字平台新的方式已经大大动摇了我们生存的基础,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徘徊在改制与不改制的学术期刊、科学技术期刊。在西方大的出版传媒集团,成千种、上万种学术期刊的纸版形态已经不再进入市场,它们都是电子阅读版。大量的文史类、科学类、科普类好像在这方面还没有太大的动静,但已经在相当多的网站面前相形见绌。我们不能不考虑,期刊纸介媒体所要面对的边缘化问题。

 

不得不承认,如果信息是提供一种阅读、理解、接受、使用的话,而不是为了把玩欣赏,其物质形态,纸介媒体能够可以达到,网络虚拟世界同样可以达到,而且海量、快捷、持续,更有选择性。就像探讨图书如何死去的人所说,数字网络对于图书的销售阅读势不可当。期刊同样如此,被边缘化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字眼。

 

第六,资本运作。这是一个近期点击率比较高的字眼,转企改制公司化、股份化、上市公司、跨国集团,最看中的一点不就是资本运作吗?我要说的是,不是指这种纸质纸版,我是指出版资源资本、无形资产资本,这些同样可以形成服务效果、形成市场效应的知识资本、产权资本、品牌资本,包括刚才讲到的定位资本,这是我们所有期刊的核心价值所在,核心竞争力所在。如果说纸介媒体不复存在,期刊仍然立于世间,正是这种资本的凸显。

 

期刊界去年有这样一件事值得深思,中华医学会的120种期刊捆绑进入市场,以三年的版权授权实现了2300万元人民币的效益。这单生意足以让所有的期刊人振奋,不仅形成了纸介刊物的升值途径,让我们感受到空手道也可以出现于期刊知识产权的交易之中,不经意间的买卖与自身的付出却换来了真金白银,不靠卖纸版,发行纸媒,照样能有收益的模式。但回过头来,其中的任何一本单独跳出来,能卖大价钱吗?不能,只有整合、重组、再造,形成某一方面的强势和局部垄断之后,知识资本才能说话、才能说大话、说粗壮的话,才能气壮如牛。

 

在充满体制改革中,我们重视现实市场上的资本运作,却常常忽略知识市场的运作。我们常常是,突然之间把自己变成融资的机器,在社会股票市场上大捞一把,却忽略了三十年来、六十年来你自身知识资本的积累,这本身就是一笔非常可观的财富,可以卖钱,甚至和别人组合之后,可以卖大钱,可以长期持续有真金白银进帐。假如这样运作,你的学术文章、刊物定位、品牌价值、信息选择、编辑团队,就永远有价值、有意义,永远立于市场经济不败之地。不知道这些思路,我们的期刊人考虑过没有、尝试过没有。人大书报中心已经尝到甜头,飘洋过海卖自己的数据库,我们每一个期刊都应该看到从中未来赚钱、发展的路子。

 

刚才我说过,我非常珍惜这么一个机会,和大家面对面的交流,也绝不保守,愿意拿出这种不成熟的想法和看法,或者说至少是我们在这个方面做出了努力,我们的工作就像铺路的石子一样,希望大家的脚步可以很方便的从我们的身上踏过去,而不是感到行路难。如果大家在改革发展中,遇到很多烦恼、苦恼、恼火的事情,那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路铺的不行,道没有打开,我们愿意继续努力,和大家一起探讨改革开放中的诸多命题,研究我们的生存环境、生存方式,包括生存危机。相信,只要我们充满信心,又锐意进取、不懈努力,我们是会争取到一个光明前景的。到那个时候,作为一个铺路石子的我们,能够看到期刊大军浩浩荡荡,迈出隧道,走向广阔天地的时候,我们一定会露出欣慰的微笑。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王扬)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点
·
·
·
·
·
·
·
  图片
首届国际数字出版大会在京召开
133773424_14153659082581n.jpg
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颁奖报告会举行
中直机关文明委检查组到我院检查指导精...
2014110308453667.jpg
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及辅导读物在京首发
  聚焦
  专题
  视频
   图片1.jpg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出版网  京ICP备0506476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60014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 010-58565788
主管单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路 97号  邮编:100073 电话:010-5225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