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报

“琼于案”引投资人考量“风险系数”

2015-03-06

  2014年与2015年之交,36岁的于正正经历着大热后的第一个“寒冬”。从金牌编剧、制片人沦为千夫所指的“克隆专家”,深处漩涡中的他,保持了罕有的沉默。

  今年2月25日,距“琼于案”一审宣判刚好两个月。去年12月25日,“琼于案”一审宣判,琼瑶胜诉。由这起抄袭事件引发的舆论哗然、网络围观持续近一年后,依然余热未了。这似乎已经不是一个孤立的文化事件,这场著作权之争,留给人们更多的是群情激昂后的冷思考,而投资人“连坐”承担剧本抄袭的高风险,已然引发新的行业问题。

  对于这起案件来说,500万元的赔偿数额是否偏高?判定被告方停止复制、发行和传播行为的判罚是否过于严重?吉林融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强表示,知识产权类案件的赔偿数额,考虑的因素远比一般民商事案件复杂。500万元的绝对赔偿数字在著作权赔偿领域里算是一个“高价”。而法官在判令停止侵害时,往往根据侵权行为的程度以及是否损及社会公共利益来判定。如果只是轻微的侵权行为或部分侵权行为,很难会判令停止整体行为。

  一个必须正视的问题是,一部影视作品一旦被禁播,无异于给一个文化产品判了终身监禁,同时也意味着制作方和投资方将遭遇巨额损失,以及诸多影视工作者的劳动成果被集体“腰斩”。而作为投资方的影视公司,此次也成为被告之一。在一片人人自危中,已经有影视投资方表示出了担忧:“难道以后投资方都要化身编剧界的福尔摩斯?就算是福尔摩斯,又怎能百分百确定自己投的剧本是百分百的原创?”

  律师张强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现有著作权保护的是表达而不是思想,但是思想和表达不容易区分,也就是说,思想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能构成表达呢?又如何判断在先作品的独创性呢?另外,在被判定为部分侵权后,属于被告方的那一部分创作是否也应得到法律保护?制作方与投资方是否应该连带承担赔偿责任?承担赔偿的比例又应该占多少?这些问题现有法律虽然有涉及,但尚存模糊,还需进一步明确和具体化,否则关于侵权与否、判罚是否公平公正的争议会持续存在。与此同时,编剧影视行业也应建立行业规范,通过行业自律来规范市场行为,以减少、防止争议现象的发生。”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版权交易日益复杂的时代,制片方在对影视项目进行大批量开发时,要防范影视作品日后产生的版权纠纷,要加大对剧本版权交易成本和风险的考量。编剧或制片方更要尽早掌握相应的权属证明,办理版权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