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出版网!
QQ截图20160829160707.jpg

出版业如何与平台玩转内容合作

  法国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CEO阿诺德·诺里今年9月在法国巴黎举办的英美新闻协会大会上,对书业未来走势判断为:随着年轻一代的休闲时间从阅读转向其他娱乐形态,人们的阅读时间将减少,三五年后,图书市场将出现一个长达10年的小幅下滑。这就需要出版商保持创新,不断推出有创意的新产品。阿歇特在过去3年以开发移动端的视频游戏为重点,通过并购英国的Neon Play、Brainbow公司以及法国的IsCool公司并成立3个工作室,将纸质书、视频和音频整合,进行交互式图书开发的新探索。

  与国外数字产品开发以休闲、娱乐为主不同的是,我国呈现出知识付费市场异军突起的势头。消费者在内容消费观念上的转变,以及微信、支付宝等支付方式的成熟,使喜马拉雅FM、蜻蜓FM、分答、知乎Live、得到等内容付费平台在2016“内容付费元年”之后的2017年继续获得快速发展,各平台在用户数量、点击阅读流量、产品规模和经济效益等方面均有显著提升。内容产业如何与各大平台协同合作,搭上“内容付费”这列快车,在数字化转型道路上快速前进?

  选对合作伙伴

  不少国内出版社都意识到,各大平台发展如火如荼,出版企业必须抓住与平台合作的契机,推动自身发展。

  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表示:“在战略层面会积极推动”,但对文学出版社来讲,数字出版也面临一些问题。多年来人文社积累了一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优质资源,尤其是优秀的当代文学作品,但当代文学作品还存在一个版权期限的问题,因此对数字产品开发的利益期待没有那么大。

  人民文学出版社近年来与Kindle、掌阅、咪咕阅读等平台开展合作。据该社数字出版与科技部主任赵晨介绍,该社开发的电子书主要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外国文学,选择这些平台是因为其用户群与人文社的核心用户群高度契合。今年人文社授权掌阅独家销售《围城》电子书,一年的独家销售期内,掌阅向该社预付版税100万元。人文社还授权喜马拉雅FM推出《芳华》有声书。未来考虑在音频、视频产品开发以及影视版权授权方面发力。

  上海译文社很早就开始了数字出版的探索,之前推出了双语电子辞典,在具有优势的引进文学出版领域,曾在苹果的AppStore网店上销售“译文经典”APP,在亚马逊的Kindle平台上销售电子书。目前已开发了1100多部电子书。该社社长韩卫东表示,引进版图书生产周期长,品种数量不多,绝对规模不大,今后将争取使电子书的数量达到一定的规模。

  在有声书领域,上海译文社前几年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作,请名家录制公版书的有声书,在其APP或蜻蜓FM上播放。去年与喜马拉雅FM签订了框架协议,推出《爱的教育》中英文版有声书等公版书,采用免费模式吸引流量和新读者,积极培育市场。未来将与更多音频平台开展合作,开发更多有声书产品。此外,与掌阅、当当的合作也在洽谈中。韩卫东坦陈“目前的内容付费市场仍在摸索中”,与喜马拉雅FM有20多种有声书的合作。

  有声书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大多数出版社在最初洽谈时都没有涉及有声书版权。现在,面对这块有巨大潜力的市场,都开始大力推进。译文社数字出版总监汤家芳表示:“译文社将积极追谈有声书版权,这也将成为明年版权业务的工作重点。版权人员面临着极大的压力,我们又要到处去‘买米’了。” 汤家芳希望明年在有声书领域取得突破,推出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等作家的有声书以及《相约星期二》有声书。

  与国外一样,国内同行也注意到了数字产品的定价问题。韩卫东指出,开发电子书最重要的是解决定价问题,把定价权交还给出版社,可以保障版权权益人和出版社的利益,这种发展模式是可持续的。他还表示,电子书定价的问题很微妙,定得太高,虽然可以保护作者和出版社的利益,但消费者很难接受;定得太低,则会损害出版社利益,难以形成持续的商业模式。因此要进行权衡进行合理定价,不能伤及创作的源头。出版社最重要的是保障版权权益人的利益。

  据悉,喜马拉雅FM平台上的有声书也采取由出版社定价的合作模式。一般有声书以略低于纸质书的价格整本销售,或者分成多个章节打散售卖。

  获得数字版权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谈判过程,尤其是国外对中国的版权情况缺乏了解,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而要获得国外著名作家的数字版权,也并非易事。去年,译文社经过历时3年多次会面的努力后,获得了村上春树3部作品数字版权的授权,在掌阅平台上架销售。韩卫东表示,期间他们多次向作家解释中国电子书的有关情况,比如中国电子书市场销售模式、销售平台、电子书如何制作、如何结算、如何定价以及纸质书销量是否受到不良影响等,打消了种种顾虑后,才获得了授权。

  与国有出版社相比,民营公司与平台的合作拓展更加积极。以出版社科、经管、文学等畅销书树立品牌的博集天卷在2016年与喜马拉雅FM签订了为期3年的全品种合作协议。双方的合作模式是,博集天卷自己开发头部产品的有声书,在喜马拉雅FM平台上线销售,而一般的非虚构类产品,以授权形式,在喜马拉雅的A+平台招募主播,录播有声书。博集天卷与主播采取分成方式,前期录制免费,后期主播可参与收入分成。这种模式不仅使博集天卷前期投入成本降低,同时,由于博集天卷的图书一般都有较大的销量,这种模式对主播很有吸引力,也激发了主播的积极性,调动各自的粉丝群付费收听,增加听书的售卖数量。

  纸电相互促进

  出版社担忧的问题是,读者购买了平台的电子书或者有声书,是否会导致纸质书市场的下滑?对此,喜马拉雅FM副总裁姜峰表示,喜马拉雅与出版商通力合作,使有声书业务获得扎实推进,用户的品质感获得感进一步增强,喜马拉雅FM的有声书品种数和销售收入都有快速增长。同时,有声书也反哺了纸质书市场,使出版社已出版图书获得了长期的经济效益。

  博集天卷新媒体公司业务负责人邹积川认为,有声书与纸质书可以起到相互促进的作用。博集天卷去年将纸质书《大脑使用指南》改编的知识类听书产品在喜马拉雅FM上线,由作者赵思家本人播讲,由于听书内容与纸质书内容相互独立,因此,听书产品推出后,又带动了纸质书的销售。另一个例子是根据中国台湾著名养生专家邱锦伶创作的《瘦孕》开发的养生课程,今年3月在喜马拉雅FM上线,在其后的2个月内,带动纸质书销售增长20%,微信公众号的粉丝数量增长1倍。喜马拉雅FM从去年4月开始尝试有声书计费,对部分头部作品,以补贴的形式给出版商一定的版权费用。当年6月6日,开启全面付费,上线了大量付费课程。博集天卷通过与喜马拉雅FM的合作,数字化业务增长非常快,每年以20%~30%的速度增长,年收入在2000万~3000万元,其中有声书销售增长高达100%,年收入四五百万元,数字化业务开始盈利。

  无独有偶,上海译文社将2006年出版的《枪炮、病菌和钢铁》,在2013年推出电子版,通过推广活动登上Kindle畅销书榜,又带动了纸质书销售增长三四倍,在各大销售平台上长期名列前茅。人文社也有不少图书在推出电子版后又带动了纸质书销售的增长,这也为出版社进一步开发数字产品增强了信心。

  出版需要新玩法

  臧永清表示,中国当下的市场环境越来越好,全民阅读使潜在的读者浮出水面,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市场秩序大有好转。人文社要抓住契机,同时慎选合作伙伴和合作模式,对优质内容进行深度开发,“坚守人文的品格,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基于优质内容把版权资源开发好。”

  韩卫东谈到,开发电子书版权时,要花很多时间理顺译者的翻译版权,未来译文社的发展重点是进行全版权多形态的开发。只要消费者有阅读需求,就要开发新产品来满足读者,“我们既需要用优质的纸质书吸引原来的老用户,又需要争取新时代数字原住民成为电子书、有声书的忠诚用户。如今,各种娱乐媒体都在抢夺消费者的注意力和时间,新的数字原住民还是会阅读经典作品的。出版社从编辑到营销的不同部门,都要考虑市场需求,协同合作相互促进。”

  邹积川提出,如今出版社的编辑需要转变思维,要担当项目负责人的角色。过去编辑纸质书多考虑装帧、设计、市场宣传和销售,现在更多地要从内容角度思考,是做成纸质书、电子书还是有声书,要对内容呈现的形态及新的市场推广方式作出判断。

  他介绍,博集天卷在2015年底成立新媒体公司,尽管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但十几位编辑要经常与总公司的员工一起开选题会。新媒体公司的编辑享有“绿色通道”特权,对传统出版的编辑在选题会上未能通过的选题,有适合开发的,可开通“绿色通道”,让选题“起死回生”。邹积川表示期待2018年与喜马拉雅FM的合作继续顺利推进,有更新的玩法。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尚烨)

相关文档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