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关于科研所 地理位置
 新  闻: 头条 要闻 政府资讯 华文出版 国际出版 数字出版 集团频道 传媒频道 版权频道 科研频道
 资讯库: 书业资讯 出版统计 出版人物 出版法规 出版名录 出版标准 出版知识 专业考试 畅销排行
 社  区: 热点聚焦 专题集锦 社区首页 博客专区 论坛专区 视频专区 网上调查 在线直播 嘉宾访谈
  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央国家机关读书活动举行第五十三讲

  中国出版网讯 9月21日上午,虽然正值中秋假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新闻出版总署多功能厅)依然座无虚席,场面火爆,这里举行的是中央国家机关“强素质 作表率”读书活动主题讲坛的今年第九讲(总第五十三讲),本次讲座特邀79岁高龄的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楼宇烈先生,作了题为《哲学与人生》的精彩演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孙寿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成员宋明昌,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宣传部第一副部长赵建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出版系统直属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孙文科等出席。 

   

中央国家机关读书活动举行第五十三讲(邓杨/摄)

  开讲前,讲坛主持人、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郝振省介绍了本期讲坛的有关情况。主持人讲到选择“哲学与人生”这个主题主要有以下三点考虑: 第一,学习哲学、增强哲学素质是中央的号召和要求,习近平同志到中央工作以来多次讲到哲学是人类的智慧之学,哲学是基础,掌握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掌握马克思主义完整的科学体系的重要前提,他特别强调学好马克思主义哲学,把思想方法搞正确。在最近召开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他虽然没有直接使用哲学这个名词的概念,但他讲到的梯队关系,经济中心和意识形态的关系,党性和人民性的关系,实际上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的分析了宣传思想工作战线上的矛盾和问题。可以说是把思想方法搞正确的一个典范。 

  第二、学习哲学特别是了解中国哲学与人生的关系,也是我们在座各位的一个内在需求,与西方哲学的科学主义者倾向相比较,中国哲学则更侧重人文、人本和人生的问题,它可以解决西方科学主义哲学中不好解决、不能解决的基础和问题,我们说“大”,它可以调剂社会的矛盾,协调各方的关系,整合各种力量,推动社会健康发展。“小”,它能够帮助化解思想问题、心理问题、生理问题和身体问题,能够淡定从容的应对人生的疑难杂症,从而保证一个健康向上的心态。 

  第三,楼宇烈教授本身就是一位把哲学与人生结合的惟妙惟肖的楷模,他从1955年踏入到哲学的殿堂,到今天接近60年了,近60多年来,他一边研究艰深的中国哲学,一边身体力行把这种哲学融入到自己的人生,于是他不仅思想是敏锐的、见解是深刻的,而且他的身体是最棒的,这就是哲学奇特的功能。 

     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楼宇烈(邓杨/摄) 

  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楼宇烈教授深入浅出,精彩生动地的阐述了哲学与文化,哲学与人生的深刻命题,发人深省,给人启迪,使现场观众进一步体会了哲学的无穷魅力。 

  一、哲学——世界观、人生观 

  楼宇烈教授讲到,从表面上看,哲学似乎离现实生活很远,其实哲学与现实生活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在日常生活中任何一个人都离不开哲学,我们通常讲的哲学是一种人生观、世界观,它从总体上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指导着整个社会以及每个人的生存方式与发展方向。其实全世界的学问归纳起来,都是天地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常常讲“天生地养”,天赋予了我们生命,地养育了我们的生命。在西方,尤其是在基督教文化形成以后,认为生万物的包括人在内的“天”是上帝。上帝是主宰神,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人来源于上帝。在中国,认为天生万物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最典型的说法,东汉时有一位哲学家叫王充,他讲“天地合气,物偶自生”,天地之气一相合,万物就自然地生成了。打个比喻,“犹夫妇合气,子自生矣”,它不是一个有意志的神来创造的,而是一个自然产生的过程。这个大概是中国文化中间的一个基本的看法。天生地养,人离不开天地。地是产万物的,来养活我们的生命,我们没有地所产生的物,怎么生存?怎么长大?所以整个来讲,我们研究的学问就是在研究天、地、而归根到底是为了人,人要依靠天生、依靠地养。但是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如果仅仅为了认识世界而认识世界,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认识世界是为了让它为我们人类服务,让我们活得更加健康,更有意义。所以说哲学是有关人生观、世界观的学问。 

  二、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同异 

  哲学是文化的核心,文化简单的概括,包含四个方面:价值观念、思维方式、生活样式及信仰习俗。前两者是哲学研究的最主要的东西,也是文化中最重要的。我们有什么样的生活样式和信仰习俗,是由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来决定的。当然反过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也是由生活样式和信仰习俗来形成的,它们之间相互关联。 

  西方的哲学同样是研究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恩格斯曾经讲过哲学归根结底是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所以在西方哲学里,非常强调思维方式的逻辑推理、概念推理,是很抽象的东西。思维方式与我们人生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思维方式决定了看待问题、认识问题、处理问题的方式。近百年里,我们受到西方思维方式的影响,就是一种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方式占了主导地位。此就是此,彼就是彼,此是好,彼就是非。 

  中国的传播文化中的思维方式就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二元分裂,最形象让我们了解中国哲学思维方式的就是太极图,黑白在一个圈子里,阴阳消长,彼离不开此,此也离不开彼,相辅相成。对应到我们的人生来讲,理想和现实也必须是结合在一起的,只有理想,一定是很苦闷的,因为理想和现实不一样,一定要把理想和现实合起来。除此之外,太极图中,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互相包容。就如同我们看一个人看到他的优秀,也不能忘记他的不足,看到他的缺点不能忘记他他的优点。中国的思维方式不是绝对化,而是相对化。 

  中国近代有一位著名的思想家,也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章炳麟),他就曾经谈到过,他说“西方的哲学关注的对象是物质外在世界,中国哲学所关注的对象是人事”。从关注的不同对象来讲,关注客观的物质世界,那么相对来讲这个物质世界是比较稳定的,是可以适当的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来做定量定性的分析;而人事是变动不居的,时时刻刻在变动,所以我们思考问题不能用一个僵化的方法去思考。这形成的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其实也就是我们常常会讲到的,一个是科学的思维方式,一个是人文的思维方式。 

  西方在近代走向了实证科学,实证科学是关注的局部,把局部搞的很清晰,所以他必须要做一个定量定性的分析。西方近代以来的哲学思维方式是受到了实证科学思维方式的很大影响,所以他们也强调概念的清晰。中国文化从现在来看,它的科学的思维方式,已经被认同为在某种意义来讲是最先进的科学。中国的“阴阳五行”的思维方式就是一个科学的思维方式,世界的事物发展,万事万物的发展都离不开阴阳的消长,五行的生克,这是宇宙论的理论框架,这样的科学思维方式也是我们整个文化的一种科学思维方式,拿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整体的系统的思维方式。思维方式跟我们人生密切相关,我们有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就会决定我们怎么样的生活,就会决定我们怎样看待我们的人生。中国人常说“人生时有七八是不如意”,如果明白这个道理就能够面对“不如意”,人生总要经历快乐的时刻,也要经历痛苦的时刻,经历一些不幸福的事情,才知道今天的幸福得来不易,才会珍惜,所以思维方式会决定我们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生命。 

  三、中国哲学的主体构成:儒、佛、道三教,及其人生智慧 

  我们常常讲人的心在支配人的一切活动,所以中国文化里面强调的“以人为本”,要这个世界和谐,首先要人和谐,人是人群,人群中又以什么为本,以每个人自己为本,要想搞好人际关系,跟别人和谐相处,不要去怨天尤人,首先要反省自己,而自己要找根本原因是自己的心态、认识、观念、思想、方法。 

  我们常讲,中国的文化是为己之学,论语里面有一句话“故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现在人的学习都是为别人而学,而古代的学者学习是为了自己。一句流传千年极其广泛的一句话叫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好像人就是应该为己,可是什么叫做“为己”?所谓的的“为己”就是完美自我,所以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是,有幸成为了一个人,人是天地万物之间最为贵的生命体。人生难得,所以要不断的去完美它。如果一个人不能够来完美自己,天地就是要诛灭的。 

  我们过去讲“以儒治国”,儒家思想主要治理国家和社会。   儒家是强调责任和义务,身在其位就应该承担这个名分的职责,敢于担当。“以道治身”,我们的养生和医学各个方面跟道家的思想更多一些。“以佛治心”。佛教认为我们人类和社会的一切问题根源都在人心中,其中尤其是贪、嗔、痴三心,佛家把它整个的理论实践概括为戒、定、慧三学。用这个三学来对峙人心中间的贪、嗔、痴。佛教里面有一句流行的话叫“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所以我们常常讲以佛来治心。 

  治国、治身、治心相互配合。治国只要有敢担当的这样一种精神那就是做什么事情都拿得起。“道”就是看得开,学习了道,思想看得开。中国道家的思想强调我们要道法自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谓道法自然,就是以自然为准则,什么是自然?自然就是自然而然,就是事物的本来状况,我们要尊重事物的本来状况,它是怎么样的,我们就尊重它,我们不能够随意的去改变它。所以它非常强调一个观念,叫做知足。我们常常讲“知足常乐”,知足者常富,不知足者常贫。 

  那为什么讲佛教能够放得下?佛教的思想里让我们懂得万物都是无常的,不是永恒的,这跟缘起思想有关系,佛教认为世界的万物都是因缘而生,因缘而有,缘有聚也必然有散,因此一切事物有生也一定有灭或者有死,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是永远不灭的,这是缘起法的特点——没有永恒。佛教经常讲要看破、放下、自在,所以能够懂得了佛教的造诣,就可以放得下、得自在。 

  中国的这些哲学观念对于我们的人生是很有启发意义的,现在人们意识到我们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碰到的三个大的矛盾—人与自然的关系、人跟社会的关系、人跟自己身心的关系。我们的核心的主体的三大文化体系不就是恰好应对了这三大矛盾吗? 

  道家的思想就可以来解决人跟自然的关系,这个自然现在的概念其实是指自然界的天地万物,在中国道家思想里面,自然的概念不是指天地万物而是指事物的本性,只要我们尊重自然的本性,我们去适应自然的环境,我们也要重视自己的自然的本性,那么我们不会去破坏自然,不会跟自然形成矛盾和冲突,也不会危害到我们生存的环境,就可以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儒家的思想其实就是来解决人和社会的关系,人跟人的关系,解决的方法就是反求诸己,反省自我,不要去怨天尤人。现在世界上还有很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人的身心的矛盾或者叫灵肉的矛盾,这个问题相当严重。要解决人的心理的问题要从根本上来解决,佛教也给我们提供了这方面的资源——熄灭贪嗔痴。我经常讲我们祖先的智慧其实早就直觉的意识到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会碰到跟天地万物的关系问题,碰到人跟人的关系问题,碰到我们自己每个人内心的身心关系,所以就把这三个文化组成了相辅相成的一个主体来医治我们人在这三方面碰到的问题。 

     现场签名(邓杨/摄) 

  在互动环节,楼宇烈教授对观众提出的中国文化是由地理气候决定的理论,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讲到,这个是过去文化学上讨论的问题,文化由地理环境决定,我认为这也只是一个相对的,我们既不能说文化全部由地理环境来决定,也不能否认地理环境对文化的影响作用,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不能够说文化都由地理环境来决定,但是地理环境确实对文化也有很大的影响。 

  最后,主持人郝振省对本期讲坛做了小结。他指出,楼宇烈教授是冉冉而来、娓娓道来、淡定从容、博大精深,讲座精彩生动,从容不迫,总结起来主要讲到了三点。第一点,先生讲到哲学是回答天生地养和人道根本的问题,讲到世界观最终应该落到人生观上面,特别讲到哲学与文化的关系。哲学与文化都处在思想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这个层面,在这个层面中文化包含着哲学,而哲学也因为它的世界观的功能,成为文化里面最核心的部分。一个国家的文化强不强,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有没有一个客观的以哲学为主导的价值观的体系。对于我们今天来讲,有没有一个与时俱进的继承与发展并举的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这是首当其冲的软实力,是我们必须要交出自己的时代的答卷。 

  第二点,先生讲到中西哲学的异同问题,主要是两者的差异。西方的哲学讲究科学主义、实用主义、实证主义、实验主义,它是重外务而轻内心,重局部而轻整体,重分析而轻梳理,重工具而轻人文,而我们中国哲学是重内向而轻外向,重整体而轻局部,重归纳而轻分析,重人文而轻实验。中西哲学思维方式的差异,是科学样式的差异不是科学与非科学之间的差异。其实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一种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优势互补、辩证否定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体系就是一种中西合璧的以我为主的产物,中华民族的复兴需要借助西方的哲学,但是更需要一种先生讲到的基于现代科学的整体性与系统论的一种中国哲学的思维方式,也可以再大胆的说中国的科学发展观就是一种整体的系统论的一种思想体系。 

  第三,在中西比较之后,先生讲到中国哲学的人文精神和如何完善人格的问题,强调了在天地万事万物中,人对主体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强调了一种积极进取、克己复礼的人文哲学或者叫人生哲学,强调一种不同于西方的注重权利和利益的而强调责任和义务的人生哲学。他讲到我们一些中国哲学重要命题的误读误解,“人不为己,自天诛地灭”,为己是要成为完美的人格,完美之人,称为美人。 

  特别是先生讲到了中国的哲学的主体,儒家主张知礼义敢担当,所谓拿得起;佛学主张知因缘存敬畏,所谓放得下;老庄的道学主张顺自然事无畏,所谓看得开,使我们能够了解中国的哲学的深厚的渊源和文化衍变发展的内在规律,对于我们尽职尽责、淡定从容地做好我们自己的本职工作应该是教益良多。先生从哲学世界观的讲起,讲到了中国哲学对人生的特别功效,哲学不仅支配着我们的精神生命而且也支配着我们的肉体生命,不仅指导着我们处变不惊更好地应对纷纭复杂的世界,更指导我们修炼自身完善自我,成为一个高尚的人,所有这些都使我们能够理解到哲学特殊的功效和中国哲学的特殊的魅力,进而内圣外王处理好三个矛盾。和大局联系起来,就是理解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和中国形象,对于我们坚持和发展我们自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增强我们的信心和决心。 

  据主持人介绍,2013年第十讲(总第五十四讲)读书讲坛定于10月26日举行,届时拟邀请著名剧作家王朝柱先生主讲《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漫谈》。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王扬)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点
·
·
·
·
·
·
·
  图片
117970423_41n.jpg
郝振省谈国内出版业数字化转型之路
全国出版精英齐聚合肥纵论中国好编辑
会场3.jpg
《读书的风雅》出版座谈会暨时代书评专...
中央国家机关读书活动举行第五十四讲
  聚焦
  专题
  视频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出版网  京ICP备0506476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60014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 010-58565788
主管单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路 97号  邮编:100073 电话:010-5225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