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关于研究院 地理位置
 新  闻: 头条 要闻 政府资讯 华文出版 国际出版 数字出版 集团频道 传媒频道 版权频道 科研频道
 资讯库: 书业资讯 出版统计 出版人物 出版法规 出版名录 出版标准 出版知识 专业考试 畅销排行
 社  区: 热点聚焦 专题集锦 社区首页 博客专区 论坛专区 视频专区 网上调查 在线直播 嘉宾访谈
  首页 >> 专题集锦 >> 李东东讲传统谈新闻 >> 系列讲座  >> 正文

李东东讲传统谈新闻(5):写人所不写,写人所不能写

  前面谈到新闻工作者的道德修养、政治操守应当不同一般,与此同时,我认为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新闻工作者,还应当具有较为深厚的学养。政治品质、道德修养加学养,恐怕是做一个优秀新闻工作者的重要条件吧!

  党的新闻事业史上,优秀的领导干部和优秀新闻工作者很多,这里,我想以范敬宜院长的新闻思想和新闻实践为例。十年前,我对他的新闻造诣作了概括,只两句话,他认为说到了根本,准确精当。只是这些年工作忙,有关文章虽已写好,还放在手边待完善。我是这样提炼、概括的:“写人所不写,写人所不能写”。

  写人所不写——说的是新闻敏感,包括政治上的敏锐性。事情是随时发生在身边的,可写可不写;题材可大可小,看似信手拈来,不经意间写起,其实由小见大,由此及彼,推衍到了大事、大局。写人所不能写——说的是有深厚的知识、学养。能在新闻报道或通讯、随笔这些“易碎品”中,纵横捭阖,慎终追远,记事、辨理、谈古、论今,延伸了新闻的内涵,因而能脱颖而出,超越了仅仅记录新闻本身,居高声远。

  前者,写人所不写,举一个新闻采写的例子,在座许多同志可能很熟悉,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也曾作为深入基层、深入实际采访的教案吧——《月光如水照新村》,这条仅有四百五十多字的短新闻,曾被新闻界朋友戏称为“睡出来的新闻”,并作“短新闻”的一个案例收进不少新闻教材。

  1993年春,范敬宜总编辑接受《中国报纸月报》采访

  在《我最得意的一次采访》专栏中,发表《一条“睡”出来的新闻》 

  范院长是这样回忆这条短新闻的采写过程的——

  1982年,是辽宁农村改革初见成效的一年,许多贫困农村开始改变面貌,反映和讴歌这一划时代的变化,成为当时新闻媒体的“主旋律”。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这类报道很容易走向题材趋同,写法俗套,缺乏新意。多数报道一个模式;实行包产到户以后,粮食产量增加多少,人均收入增加多少,农村新居增加多少……,数字罗列,文字冗长。《辽宁日报》领导向记者提出要求;多写一点不超过500字的 “短而精”的好新闻,要题材新、立意新、角度新,生动活泼,感人肺腑。这显然给记者出了一个难题。

  我接受了这个挑战。首先向省农业部门了解线索,他们提供了康平县两家子公社。这个公社的人均收入由历年的六七十元增加到一百六十五元。在当时就算是个“飞跃”的典型了。

  3月3日,我满怀希望地赶到康平县。县委宣传部派了一位新闻干事,陪我到两家子公社去采访。一路上他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这个公社的喜人变化,使我对这次采访充满信心。

  可是,走进公社办公室,我的心一下就凉了。屋里破破烂烂,杂乱无章,桌上积满尘土,炕上被褥乌黑。哪有一点“新貌”。公社秘书见到我们倒很热情,连声说:“欢迎欢迎,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家了,你们来得正好,替我值几天班吧。晚上就睡在我这炕上,被褥都全,挺暖和的。有电话就接一个,作个记录就行……”

  我们欣然同意。好在习惯了这种贫困地区的生活,毫不介意。令人失望的是,下乡跑了两天,一无所获。这个公社基础实在太差,真没有什么值得报道的新鲜事儿。第三天早晨,县里的新闻干事提出:“咱们今天就回县吧,别在这里耗着了!”

  我笑着说:“别忙,我已经发现新闻了!”

  “什么新闻?”他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问:“这两个晚上你睡得怎样?”

  “睡得很好呀,夜里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个人也没有,睡得特别踏实。”

  我说:“这里就是新闻,而且是好新闻。”

  新闻干事说:“你别逗了,这算什么新闻。”

  我说:“你去找一位老秘书来,请他给我们聊聊。”

  一会儿,现任公社副社长的“老秘书”来了,我就请他谈谈几年前公社晚上的情景。他一听来意,就感慨万分、滔滔不绝地诉说起来:

  “说起那年月,就甭提了,哪有一个晚上能睡个安稳觉的?一是那时上面搞形式主义、瞎指挥多,晚上电话不断,不是电话会议,就是电话指示,催种催收,追生产和农田建设进度;二是越穷矛盾越多,小偷小摸,打架斗殴,寻死上吊,都上你这来报警;三是要救济粮、救济款的,天不亮都来堵你被窝。现在农民生活好起来,这种现象越来越少,当干部的总算能睡个囫囵觉了……”

  老秘书的一席话,把问题说清楚了;衣食足然后有稳定,政策好方能有安定,“安稳觉”来之不易啊!

  记者的“灵感”来自十年的生活积累。

  以上,关于采访写作的回顾总结本身,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1991年《经济日报》开设《物艺相通》专栏版面

  后者,写人所不能写,这里仅举“物艺相通”的例子。1991年底,由范敬宜总编辑提议并主笔,《经济日报》开辟了一个栏目,叫《物艺相通》,就是说科学和艺术是相通的。“开栏的话”里写道,我国航天之父钱学森曾经在一次授奖仪式上,满怀深情地介绍他的夫人蒋英。他说:“蒋英是女高音歌唱家,专攻最深刻的德国古典艺术歌曲,正是她给我介绍了这些音乐艺术。这些艺术包含的诗情画意和对人生的深刻理解,使得我丰富了对世界的认识,学会了艺术的广阔思维方法。因为受到了艺术的熏陶,才能够使我避免死心眼,避免机械唯物论,想问题能够更宽一点,活一点。在这一点上,我要感谢我的爱人蒋英。”作为一个一般人无法企及的著名自然科学家,钱学森认为自己能有这样的成就,是因为艺术的熏陶。

  “开栏的话”接着写道:“这段话讲得好极了,道破了艺术与科学之间的辩证关系。

  “中国有个传统的说法,叫做“物艺相通”。物者,科学也;艺者,艺术也。二者所以相通,从哲学上讲,是因为它们有着某种共同的规律。爱因斯坦爱音乐,华罗庚爱写诗,梁思成爱绘画,决非单纯的业余兴趣,而是他们能够在科学与艺术的触类旁通中不断地获得灵感和智慧。

  “我们的经济工作者、企业经营者,从事的是理论研究和管理科学。为了使我们“想问题能够宽一点,活一点”,懂得一点艺术同样是有好处的。”

  我想,如果自然科学家都能这样思考问题,我们作为文化领域的工作者,更应该具有这种感悟,应该把新闻工作做得更文化一点,更艺术一点,更美一点。

  《物艺相通》栏目首篇,是《何妨有点风雅》——

  夏日屋角漏雨,无疑恼人,书法家却从蜿蜒而下的水痕中受到启发,创造出一种叫“屋漏痕”的笔法。

  春眠压弯金钗,自然可惜,书法家却从弯而不折的弧度中找到美感,发明了所谓“折股钗”的笔意。

  自古以来,艺术家从自然现象或生活现象中捕捉灵感而自我创新的故事,可谓多矣。近代京剧艺术大师盖叫天,不还从香炉中袅袅上升的篆烟里,领悟到刚柔相济之美,并融入了自己的舞姿么?

  这就叫触类旁通。不论从事何种行业、职业,获大成功者往往得益于善于触类旁通。

  所以,千万不要把当今企业家中有书画、摄影、音乐等方面业余爱好者讥为附庸风雅。如果这“风雅”的内容是某种艺术素养、艺术眼光,我看多“附庸”一点没什么坏处。说句也许武断的话,今天价值数百亿元的压库产品之所以能够源源设计、生产出来,与一部分企业经营者视听过于闭塞,思路过于狭窄,既不触类,又不旁通,有着相当程度的关系。

  第二篇,《扬短不如藏拙》——

  把墙上挂了一年的历代名画挂历取下,随便翻翻,忽有所感。

  一页是文征明的工笔山水。画艺的精妙自不待言,大段的行书题诗更是倜傥飘逸,令人心折。

  另一页是仇十洲的作品,也是工笔山水,可是画面不题一字,只在右角的石缝里用恭楷落了一行名款:“实父仇英制”。

  文征明与仇十洲都是明代大家,为何题画有此区别?原来文征明不仅工画,而且善书;仇十洲的画虽然名重一时,但字写得不好──当时还不像今天时兴代笔──所以从来不在画上题句,是谓“藏拙”。用现代话讲,文征明爱题长跋是“扬长”,仇十洲不愿题字是“避短”。

  类似的事还有一些。清代名画家王石谷与恽南田,是一对挚友。二人原来均擅山水,后来恽南田发现王石谷的山水超过了自己,便主动“调整产品结构”──改画花卉。结果两人并驾齐驱,各擅胜场。要是恽南田不正视自己的弱项,硬要在山水方面与王石谷争强,他的成就可能永远在王石谷之下,也开创不了一代花卉新画派了。

  应该说,仇十洲和恽南田都是聪明人,他们的避短是为了更好地扬长。有出息的企业经营者也应该如此。看到人家上什么项目也争着上什么项目,甚至弃己之长,硬往一条跑道上挤,那是智者不为的蠢事。

  专栏最后一篇,第七篇,《贵在谋篇与布局》——

  中国的文学艺术特别讲究结构之美。作文讲究谋篇,写字讲究结体,绘画讲究布局。国画“六法”,其一叫做“经营位置”,亦即布局。

  布局的艺术,实际上是处理矛盾的艺术:将主与次、虚与实、轻与重、疏与密、简与繁、远与近、深与浅等诸种矛盾统一起来,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历史上有许多画家以善于布局著称,往往一局之立、踌躇经月。元四大家之一黄公望,画《富春山居图卷》,前后花了十余年,其布局之精曾被誉为前无古人。可惜传到明代,此画的主人爱之过深,临死前将其投火殉葬,等到他儿子从火中抢出,已烧剩一半,实在令人遗憾之至。从残存的部分看,布局确实熨贴入微,无懈可击。抚图把玩之际,惹人遐想不已,甚至超出了艺术的范围。

  有时我想,毛主席当年常讲,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他老人家实际上是把制订经济发展战略当作一门艺术的。经济规律与艺术规律不同,但就经济布局需要协调主次、轻重、缓急、长远与当前、优势与劣势等诸矛盾关系而言,却有许多相通之处。这些矛盾处理失当,“画面”就无美可言了,固有的优势自然也难以发挥。

  山东省这几年经济发展较快,除了其他因素,布局恰当应当说是一条重要经验。沿海如何发展,内陆如何发展,山区如何发展,都按照客观实际,规划得丝丝入扣,使长得以扬,短得以补,总体上形成一幅姿态万千、引人入胜的图画。看了之后,不禁忽发奇想:主其事者,莫非也是丹青妙手?

  范院长和其他许多优秀新闻工作者这样的思考与实践,数不胜数。我之所以这样归结:写人所不写,写人所不能写,因为有了前者,抓住了当下的社会生活的事实,捕捉了别人没有留意、很可能独树一帜的新闻话题;有了后者,则能使事实、思想、学问、文采俱佳的新闻作品,立足千秋新闻史册。关于对“写人所不写,写人所不能写”的分析、阐述、思考,另成篇章话题,今天谈起来,只是先破破题,以后有机会,从容讲。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xhj)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点
·
·
·
·
·
·
·
  图片
1.jpg
北京印刷学院党政领导一行到中国新闻出...
1.jpg
2013“出版产学研共建高端论坛”在京举行
会场3--网站用图.jpg
民进中央领导到新闻出版总署调研
第八届中国传媒年会在天津召开
  聚焦
  专题
  视频
   新闻直播间:央视元旦晚会昨晚绚丽登场[(003163)14-52-57].JPG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出版网  京ICP备0506476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60014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 010-58565788
主管单位:新闻出版总署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路 97号  邮编:100073 电话:010-52257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