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关于研究院 地理位置
 新  闻: 头条 要闻 政府资讯 华文出版 国际出版 数字出版 集团频道 传媒频道 版权频道 科研频道
 资讯库: 书业资讯 出版统计 出版人物 出版法规 出版名录 出版标准 出版知识 专业考试 畅销排行
 社  区: 热点聚焦 专题集锦 社区首页 博客专区 论坛专区 视频专区 网上调查 在线直播 嘉宾访谈
  首页 >> 专题集锦 >> 李东东讲传统谈新闻 >> 系列讲座  >> 正文

李东东讲传统谈新闻(14):万无一失与一失万无

  新闻工作者肩负起政治责任和历史使命,书写优秀的新闻作品,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立场,要有秉笔为民的道德情怀,还要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严谨态度。周恩来同志曾经说过,外交无小事。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看新闻也无小事。

  大家可能都听过一块马蹄铁使一个国家灭亡的故事。古代打仗的时候,战马要钉蹄铁。在一场战争之前,有一匹战马的一个马蹄铁磨偏了,没有被发现,没有及时更换。战斗中,这匹蹄铁磨偏的战马绊倒了,摔伤了指挥战斗的将军。受伤的将军输了战役,这个战役对这个国家命运攸关,最终导致国家灭亡。这个故事说明,有时候一个技术性的细节,会最终导致很重大的后果。《解放日报》在建国初期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1949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南京、上海解放,当时《解放日报》是中共中央华东局和上海市委机关报,范长江同志是一把手。他是华东新闻出版局局长、解放日报社社长。恽逸群同志是华东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解放日报社副社长,张春桥是排在其后的三把手。范长江同志于1950年调往北京,恽逸群成为华东新闻出版局局长、解放日报社社长。恽逸群是1927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入党的老党员。1935年,恽逸群铁笔一支,为上海《立报》写评论。在那几年中,他每天写的四五百字的评论,成为北至长城,南至两广、云南,西至甘肃、四川广大革命人民的主要参考材料,从那里揣摩时局动向和斗争的方针、方法。当年,苏联塔斯社奉命逐日一字不漏地将他的评论电告莫斯科。这样一个在党的早期新闻事业史上的风云人物、优秀领导干部,就是被一块“马蹄铁”绊倒的。

恽逸群同志 

  事情发生在1951年9月3日凌晨。

  9月2日,是个不平常的日子:1945年9月2日,日本天皇和政府以及大本营三方代表,到东京湾美国“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了日本无条件投降书签字仪式。日本宣布正式投降。于是,9月3日被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1951年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周年纪念日。这天出版的《解放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新华社9月2日电讯,标题醒目:《抗日战争胜利日六周年毛主席电贺斯大林大元帅》。而当人们翻开当天上海其他报纸,发觉比《解放日报》多了一条电讯:《抗日战争胜利日六周年斯大林大元帅电贺毛主席》。

1951年9月3日《解放日报》头版

  《解放日报》为什么不登《斯大林大元帅电贺毛主席》?《解放日报》是党报,是否意味着中共对于斯大林大元帅有看法?这在当时政治神经异常敏感的上海新闻界,引起很多猜测,议论纷纷。恽逸群当天没有上夜班,得知消息后,马上赶往报社,调查缘由。事情很快弄清楚了,是因为那天夜里值班的同志疏忽所致。

  那时候的新闻工作,以今天的眼光看,条件相当艰苦,首先是通讯设备非常落后。新华社的电讯,要靠新华杜华东分社接收、油印,然后派通讯员分送到各家报社。毛泽东致斯大林的贺电先发,所以到了9月2日夜间,电文稿已分送到上海各报社。可是,斯大林的复电,是9月2日上午九时二十二分从莫斯科发出的。这时,相当于北京时间十四时二十二分。经过俄译中,再经过译成电码,发到各地,又花费不少时间。当新华社华东分社把斯大林复电稿送到上海各报社,已是9月3日凌晨三时。编辑部的同志已下班回家,留下来守电报机的是总务科一位同志,相当于现在守着新华社传真。这位同志收了电讯,以为是一般公文,没有在意,也没有及时报告领导,大约想着天亮上班再转给白班吧。于是,9月3日的《解放日报》上,便漏登了斯大林的复电。

  这次事故是由于一个人的一念之差,也可以看到建国之初党报内部工作制度还不健全、不严格,但毕竟,这是很明显的一桩因一时疏忽造成的事故。为了挽回影响,恽逸群采取补救措施,在9月4日《解放日报》头版头条补发新华社9月2日电讯:《抗日战争胜利日六周年斯大林大元帅电贺毛主席》。

1951年9月4日《解放日报》头版

  这个所谓的“九·三事件”,以今天的政治眼光和处理方式看,应该说可以画上休止符了。

  可是,过于正直敢言的恽逸群,得罪过一些人。此时此刻,他们抓住“九·三事件”狠狠地乘机攻击恽逸群。其中的“积极分子”之一,便是张春桥。面对种种责难,襟怀坦荡的恽逸群承担了全部责任。

  9月5日,《解放日报》在头版左下角,刊登了恽逸群的公开检查:

1951年9月5日《解放日报》头版

  关于本报漏登《斯大林大元帅电毛主席祝贺抗日战争胜利日》电文的检讨

  9月3日,新华社于晨十二时四十分截稿(注:应为零时四十分),三时又补发斯大林大元帅电毛主席祝贺抗日战争胜利日的稿件,这时,编辑部同志都已回宿舍,而总务科值夜班的同志又将稿件压下未通知编辑部同志,致将这一重要稿件遗漏了,造成严重政治错误。这是因为我们工作制度不健全及对工作人员教育不够所造成的;今后保证不重复同样的错误,除在此预先向读者致歉外,我们正遵照华东局的指示,继续进行深刻的检讨,并听候党委的审查。     社长恽逸群

  孰料,恽逸群的公开检讨还是没能结束“九·三事件”。事态进一步扩大。几天之后,竟导致了他被撤职,张春桥取而代之,成为《解放日报》社长兼总编辑。

  从当年的情况看来,其中显然有着政治环境比较紧张、党内生活不够正常的因素,而恽逸群同邓拓一样的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是否也使猜忌他的人既怕且恨、必欲置之此地,譬如张春桥在其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这里也不作揣测,总之,不能回避的历史事实是,恽逸群从此蒙受了一连串的打击。几个月之后,他受到“三反”运动的猛烈冲击,被开除党籍,降为地图出版社副总编辑。1955年,受潘汉年冤案牵连,被捕入狱,在狱中度过11年之久的时日。1966年冬,他才终于出狱,被派往江苏阜宁县中学担任图书馆管理员,每月工资仅37元。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文革”风暴又把他卷入无休止的批斗之中。又是11年过去,直到1978年秋,恽逸群已73岁,才被调往南京,在国家第二档案馆工作。仅仅过了两个多月稍微正常的生活,便于12月10日油干灯灭,溘然长逝。

1975年恽逸群与夫人合影

  1927年入党,经过革命战争年代艰苦卓绝的考验,刚刚进入和平时期,还没有来得及放手工作,更不要说享受生活,恽逸群一代英才之毁,只是因为漏登一条电讯!在这位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优秀新闻工作者、优秀学者离世几年之后,他的冤案才得到昭雪。

  1973年7月8日,身处逆境的恽逸群在致胡愈之的信中,写下这样的掷地有声的话语:

  “弟之遭遇,非楮墨所能宣。但既未抑郁萎顿而毕命,亦未神经错乱而发狂。平生以‘不为物移,不为己忧’自律,经此二十年检验,圭未蹈虚愿。”

  但这毕竟是一个悲剧。老革命,知识分子,半世辉煌,半生蹉跎。战争年代奋斗过来,幸存下来,没有死在敌人的屠刀下;和平时期却屡遭打击,被剥夺了工作权力,终究也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就算没有发狂,是不是因煎熬而致耗尽心力啊!

  置身新的历史时代,我们应该格外珍惜今天良好的、宽松的政治环境。今天,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坚持以人为本,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不断完善。政治生活不正常年代的“打棍子”、“扣帽子”的恶劣气氛早已过去,今天的年轻人已不复想象。要求新闻工作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万无一失,可能有些同志感到太过严格,可是一旦纰漏出大了,一失万无,又如何是好呢?

    

 
打印】 【纠错】 【查看/评论】 【主编信箱】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xhj)  

中国出版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出版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版网和该作品作者共同拥有,其他媒体转载或利用均须各自对应准确注明作品来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严禁转载的作品,一律不允许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出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版权归原媒体及文章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

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行或网友投稿、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在15日内发信至chinapublish@163.com 或致电:中国出版网编辑部 010-52257100 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点
·
·
·
·
·
·
·
  图片
1.jpg
北京印刷学院党政领导一行到中国新闻出...
1.jpg
2013“出版产学研共建高端论坛”在京举行
会场3--网站用图.jpg
民进中央领导到新闻出版总署调研
第八届中国传媒年会在天津召开
  聚焦
  专题
  视频
   新闻直播间:央视元旦晚会昨晚绚丽登场[(003163)14-52-57].JPG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出版网  京ICP备0506476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60014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天理律师事务所 010-58565788
主管单位:新闻出版总署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路 97号  邮编:100073 电话:010-52257099